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奥利奥】游戏有几种译法?(1)

瞎搞游戏向——

# LOL职业AD黎簇X官方翻译云溪

(ooc的世界里住着ooc的人)


——如果危险是种条件,我不介意被你吊起。



当话音落下,采访媒体里某些外国友人突然一阵爆笑。正低头神游的黎簇好奇于这不合时宜的声音,抬起头来,转向事件的始作俑者——WG战队的OX。

是的,没错,现在我们所在的正是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的赛后采访现场。

OX的队友都带着看好戏的微笑,身边的Joyce揽着OX的肩膀十分激动,战败的失落似乎一扫而空,气氛高涨的倒像是打了胜仗。与此不同的是,由于翻译迟迟没有开口,明明战胜了的BCV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这时候倒是面面相觑,气氛顿时诡异起来。

OX仍是一脸期待的看着某一个方向,张口又追加了一句,这回用的是十分蹩脚的中文。

“可以吗?”

摄像师的镜头适当的顺着OX的视线转动,似乎是心有灵犀般,拥挤的媒体席一时竟主动让出一块极好的视野,目光所及之处,是常常被淹没在人群中的翻译席位。被捕捉到的主人公,之前从未在镜头露过面的LOL官方法语翻译云溪,此时自然是有些窘迫的。不过多年的大赛经验让他面对镜头的时候依然自信坦然。云溪下意识的咬着下唇,歪头想了几秒,而后又一本正经的翻译道:“刚才OX说想要我的联系方式……”

话未说完,刚才没有听懂的另一部分人又暧昧的笑了起来。感染于这欢乐的气氛,故作严肃的云溪也失笑,修长的手指靠在笔挺的鼻下,话筒中传来的是微微不稳的气息。他嘴角一勾,也毫不含糊的用法语当场报出一串数字:“008621-110,不客气哦。”

OX一脸受伤的表情。

本来就是为了娱乐。云溪见状,又急忙向OX解释这只是玩笑,“具体的我们采访完再聊!”

附送一个连他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挑眉之后,OX笑了,云溪倒是把自己尴尬的埋下了头。全场又是一阵起哄的尖叫。

意外的插曲就这么过去了,之后又是轻松正经的提问环节。只是每当翻译开始时,镜头和几乎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落在云溪身上,然后又转头看看OX久久凝视的目光,每个人脸上都是揶揄。


WG战队开心了,却不知暗地里BVC的队长GBLW早已在心里骂了一百遍“狗逼”。

 

战队吐槽专用群适时地刷起屏来——

GBLW:我操这也太狗了吧?法牛这是要干什么?找抽吗?

Azarias:叫什么法牛啊,这么狗以后叫法斗!

Lover1997:[视频截图1.jpg] [截图2.jpg]看看看看!影响太恶劣了,敢调戏嫂子,组团抽他!

 

嫂子?黎簇心生疑问,点开97的图——是刚才直播的视频截图,画面上,只见OX与云溪相互对望,一个温润疏朗,一个英俊帅气,两个人眉眼里都带着笑,处在一个画面里,倒是极其的赏心悦目。只是这都不是重点,97想要强调的是飘在上方层层叠叠的弹幕,五颜六色的字体里似乎能看出吃瓜群众的狂吼——我同意这门亲事!!!

第二张图片也是一样,#我同意这门亲事# 的话题已经慢慢爬上了微博热搜。

 

Wolay:嫂子?

Lover1997:躺妹你不知道?云溪啊,就翻译,我们隔壁老王的心肝宝贝~

GBLW:……你能打全称吗?告别阑尾谢谢!

Lover1997:我打的就是全称gebilaowang谢谢。

GBLW:……泥奏凯

 

明明是队友间和谐的互怼,可黎簇看着字面上的意思,心里某种莫名的压抑让他隐隐不安。他无法在这恍惚中抽丝剥茧,去探查压抑来来源——黎簇根本没有听见记者对他的提问,直到一声清润的呼唤将他唤回现实——

“躺妹?躺妹?……黎簇!”

 

“躺妹”这个名号说来也好笑。黎簇作为BCV战队门面兼头牌AD,出道前因为游戏ID做了好几年的“累哥”;出道后,因为态度太莽,嗝屁几率极高,就拖了战队几次后腿。尽管他在比赛中还是可圈可点,但还是在网上被吃瓜群众追着羞辱了大半年。于是这时候就有人说了,打的这么烂,一打就累,累了就躺,一躺必死怎么还那么多人吹?这说明之前就打得烂,这还叫啥“哥”啊,lay=躺的过去式,干脆叫“躺妹”好了!

就那么被继续羞辱到了去年的洲际赛。

只是后来,因为黎簇在洲际赛的神之闪现,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这才得到了广泛的认可。然后,网络上的无聊网友又开始算计着排资论辈:

——躺妹不躺,战斗力狂涨!今后不能叫躺妹了,叫躺男吧!

——我不服,躺男他黎簇现在死了也够不上,最多是个皇。

——那算了,还是叫躺妹吧。

然后躺妹就成了黎簇独一份儿的昵称。

 

“黎簇!”

很久没有人在公共场合这么叫过他了。

黎簇茫然抬起头来,看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那人穿着素净而清爽,厚而密的头发蓬松着,刘海在额头中间豁开一小块白净的领地,露出的眼睛晶莹而水润,当你深深望着的时候,仿佛能听见稻浪的呼吸,夏夜的蝉鸣。云溪唇齿微露,眉眼微蹙,对黎簇的迟钝有着显而易见的疑惑。黎簇想,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云溪,他会选择“鲜活”:鲜之在静,是水墨相间的容;活之在动,是声色溶溶的貌……而且,他觉得云溪一点都没有变,连同声音,还是5年前年少的模样。

甚至比他自己内心的童年滤镜好看得多。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第一次打邀请赛就和团队一起拿到了冠军,我肯定特别开心……”

 

今天,不过是黎簇第二次见到云溪罢了。

第一次还是5年前景和路的那家网吧。那是他父亲的铺子。13岁之前的他几乎可以说是在网吧里长大的,一放学写完作业就往店里跑,父亲也不拦着他。只是他并不自己动手玩游戏,单单坐在柜台边,看着邻近的哥哥姐姐打游戏,或是DOTA,或是DNF,又或是上线不算很久的LOL。但他从来也不会只甘于做一个看客。周六趁父亲不在,只有店员姐姐值班的时候,他也会来上一两把,体会下巅峰的感觉。

自然,这么说是因为黎簇的操作真的很不错。偶尔有围观的网友,也会称赞几句英雄出少年,说什么等你再长一长,再练一练,可以去参加国际比赛了。

黎簇到底是个中二少年,别人一句无心的“挑拨”,直接就撬开了他内心好好学习的那座大门。他开始渴望,他开始花心思在游戏上,甚至有时候会整夜整夜的呆在电脑前——无所谓,妈妈在外地工作,而父亲热衷于酗酒,根本不会管他。

直到那一天。

网吧开在三楼。凌晨三四点钟,与游戏奋斗了一夜的黎簇脑子十分昏沉,下意识的选择了坐电梯下楼——他那时候还不知道自己患有幽闭恐惧症,只是想着快些呼吸到凌晨的新氧。却不料,那天由于电力系统故障,电梯下了一半便停摆,应急灯忽明忽暗,映出了紧紧贴在电梯内侧颤抖的黎簇的眼睛。

整个世界似乎都天翻地覆起来,他的眼前是混沌的,手指紧紧地抠着墙壁,耳边是细长的嘶鸣,他听得见自己越来越旷然的心跳,就像投入湖中的石子,一颗一颗的击中自己的脑海,一圈一圈的荡漾着自己的思维。恍惚中,他看见一个人向他靠近——似乎是刚才与他一同走上电梯的那个。

黎簇眼前如同失明了一般,根本看不见对方的样子,只是感觉到他拉着自己的手把自己拥入怀中,一下一下的抚摸着自己后背。黎簇感受得到他手指的细长,感受得到那人显露出来的温柔。

“没事的,没事的,等一会儿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你闭上眼睛,想象着自己在大海边,你是自由的……”

那个人的声音温柔又悦耳,在他嗡嗡的耳边,就如同潺潺的溪水般清冽,缓缓的透入他不安的内心。黎簇照他说的,把自己的头死死抵在那人下巴与锁骨之间,那人很瘦,锁骨硌得他有些疼,但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好些了。好心人的声音不再是远古模糊的钟声,而是近在耳边了。

修长的手指又缓缓地抚摸着黎簇的后脑,断断续续的为他揉捏着太阳穴,“你是这里老板的儿子吧?我在这儿打游戏的时候经常看到你,你叫……”

“黎簇。”

“黎簇,对,你父亲总叫你簇簇……”,他言语中带着笑意,“你操作不错,听说想当职业选手,还想去参加世界赛?”

“嗯。”黎簇的声音闷闷的。

“但明天才星期五吧?你这样荒废学业可不行啊……”

“要你管。”

那人的手顿了顿,黎簇一瞬间为自己的脱口而出后悔。但云溪又呼噜猫似的拨弄了几下少年的头顶,稍稍叹了口气,“小孩儿心性……你知不知道,我就是赌了一把,想试试做职业选手,今年我要是不能参加世界赛,我就要放弃了……”

“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创造奇迹,黎簇。”

“你需要给自己一条后路。”

“当然,我期待将来有一天你可以站在世界赛的战场上,捧起属于LPL的奖杯……”

“黎簇。”

那是五年前那人叫他的最后一句,却也是最让他刻骨铭心的一句。因为他喊完他后,紧闭的电梯门突然打开,黎簇在这垂死的暗夜中得见天光。那声音仿若天使的低语,与采访中轻唤的那一声重合,打开了他记忆的阀门,流露出的,不仅有许久的感激,更加是莫名缱绻的依赖。

真的是你。黎簇想。

 

那天电梯门被维修人员拉开后,昏沉的黎簇就被送到了医院,之后赶过来的就是神志不清的父亲与怀有愧疚的母亲。他听见走廊外面父母的大声争吵,听得见母亲大喊着离婚,听得见父亲低声的赞同,也听得见母亲半夜坐在阳台的哭泣……他的家即将四分五裂,但黎簇只觉得快要解脱了。

他没有再回去网吧,直接跟着母亲去了她的城市。只是小黎簇一直一直有一个遗憾,他遗憾自己没有再去见那位救他的哥哥一面,没有道个谢——他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长得是什么样子。

黎簇也想办法看了那年的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他仔细地听着声音,看着他们的动作,精彩的对战似乎都是陪衬了。但黎簇知道,没有一个是他。

然后……似乎就没有然后了。黎簇的苦难似乎在十几岁的时候已经受完,一直到他上高中,考上大学,被选入队,休了一年学专门准备比赛,都是顺风顺水的。只是对于那个人,他仍是不能释怀。小的时候只是思念,而随着黎簇越长越大,某种隐约的情绪开始困扰他,尤其在他孤单着的时候——

心理学上有一种理论叫做“吊桥效应”,指人在恐惧和危险中更容易爱上对自己施以援手的人。黎簇不觉得这是一种假象。因为当他以为那个人将永远在自己心里某一个角落里蒙尘时,他只是庆幸,上天又将他送了回来。

 

除了“嫂子”两字碍了他的眼。

在去撸串庆祝的路上,队友们都是高高兴兴的,只有黎簇颇有些哀怨的看着前面领队的隔壁老王,全然不是赢了比赛的少年傲气,脸上惨兮兮的挂着相。

“我说怎么了躺妹?抑郁啦?”到了就灌了两瓶啤酒的97大着舌头问黎簇,手一边还摸着少年的下巴。黎簇嫌弃的拨开他的手,然后状似无意的垂下眼帘儿问自家中单:“老王,怎么不见嫂子?”

老王瞪大了眼睛,“我上哪儿去给你找个嫂子?”

“不是97说的么?那个翻译,今天被法斗要电话号码而那个……没看出来啊老王,你还是个小给给……”

中单辅助两人一口老酒喷了出来,“啥……?”

然后便是一阵狂笑。

 

superAD看着要死要活的俩人,与一脸无辜的打野及上路大魔王三脸懵哔——

“哈哈哈哈哈哈躺妹你是不是傻!云溪是我朋友,之前一起玩儿网游的,他那时候喜欢sOAZ,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SOAZI,所以我们私下里也叫他嫂子哈哈哈哈哈哈……你是不是傻哈哈哈哈哈哈……”

 

隔壁老王不愧是隔壁老王,拥有一双隔壁老王的慧眼,他一眼就看出了脸上由阴转晴的黎簇对云溪的特别关注。他欺身搂住黎簇的肩膀,道:“怎么了小给给,给你俩做个媒吧?”

黎簇一时没忍住笑,抓起桌子上的腰子就塞进了老王嘴里,“就你话多。”

隔壁老王:“呜呜呜呜呜……”

又是一阵调侃的笑声。

 

青白的烟火冉冉,黎簇的心也昂扬了起来。


评论(6)
热度(58)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