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奥利奥】游戏有几种译法?(3)

瞎搞游戏向——

# LOL职业AD黎簇X官方翻译云溪

(ooc的世界里住着ooc的人


——如果我变得傻里傻气,那我面对的一定是爱情。

黎簇被踹起来开门的时候还有些不清醒,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是自己起来,但心底的怒气告诉他,不管门外是谁,就算是自己老板,他也一定要给他甩一个全宇宙最臭的脸子。

——搞什么啊?前一晚复盘到深夜,好容易休息一天,早上还不到7:00就敲门,赶着给谁上香吗!!!

 

门被打开的时候,云溪其实也有些恍然,他四下打量着宿舍的外间——还在老地方、只是换了赞助品牌的两排电脑,有些斑驳的墙壁上还是当初的装饰,在战队宣言面板上竟然还找到了自己当时的豪言壮语。BCV战队的老板是个念旧的人,甚至念旧到有些迷信。他带领着BCV从这栋普通居民楼的阁楼里开始,经历过不知道多少苦难,秉持着最初初心,最后终于走到了这样的高度。

所以,他迷信于风水,他认为那些年最好的运气在这个地方累积,所以一直到现在,不管训练室在哪儿、装修的如何豪华,宿舍仍是在这最开始的地方,保持着几乎是最开始的摸样。

尽管云溪只有幸与他度过最初默默无闻的两年,但云溪明白,他那些年所承受的压力,比自己多得多。

云溪抓着手里的钥匙,又无奈地摇摇头——这个人是真迷信,竟然连门锁都没有换。

只是住的人换了几波罢了。

他还记得自己刚来的时候,曾经在阳台前挂了一串贝壳风铃,现在已经没有了痕迹,转而被无数双洗好的袜子代替。空气中除了洗衣液的淡淡香气,剩下的便是代表青春的淡淡荷尔蒙气息。

然后他回头,与这个屋子中最年少的一道视线碰撞,微微提了提嘴角,“黎簇?”

“啊!对,是我是我……”呆滞的少年这才如梦初醒,向前走了两步又往往后退了两步,又挠着头在原地转了一圈。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想法国的见面礼是什么,只是下意识的觉得可能是拥抱。只是当黎簇张开双臂迎向云溪时,云溪的眼睛不受控制的向下斜了一下,又不是很自在的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视线朝少年的后方望去。

“emmmmm……王添锁在吗?我找他。”同时表示抗拒的后退一步,眼神刻意躲闪着。

气氛一时变得尴尬。

而黎簇突然明白了这一瞬尴尬的来源——他起身的时候竟然没有系上腰带,全!身!中!空!!

一瞬间黎簇连死的心都有了。

他连忙将敞开的睡衣胡乱系在一起,一边不好意思的解释着自己习惯裸睡,说着老王还没醒自己这就去叫……但什么到了嘴边都成了胡言乱语。磨蹭到GBLW床边的黎簇心如死灰的跪了下来,把身子压在老王身上就开始哀嚎,“你可得救救哥们啊,哥们儿可不是流氓啊!”

老王感觉自己肋骨要断,已然喘不上气儿了,“你他妈是在给我哭坟吗?”

黎簇:“差不多吧,你要是不救我,就是你哭我了。”

把前因后果这么一说,老王喷了,“怎么了?让人看了还害羞了?大家都是男人还怕什么,觉得自己小?”

黎簇:“你去死吧。”

你才小你全家都小!

他真的不该对隔壁老王抱什么希望。

 

做人果然只能靠自己。黎簇感叹人生哲言果不欺我。想着他下次要是还想找老王帮忙,那就是他脑子瘸了。黎簇在卧室里将自己好好倒饬了一番,觉得自己算是人模狗样了之后,这才略有些心虚的走出卧室,只是,客厅里一个人也没有。

大飞着急出去约会,跟1997在厕所里抢洗手池,Azarias乖乖的等着,顶着一头鸟窝在电脑前思考人生,“他们人呢?”黎簇问。

“云溪跟老王出去了,说是有什么要事要商量,诶……我操你丫插队诶……”

大飞趁着1997跟黎簇说话的当口把辅助挤了出去。

97倒也不生气,只是被占了地方他就只能别处呆着,于是开了电视坐在沙发上,眼看着黎簇跟个泄了气儿的皮球一样瘫倒在自己身边,一双眼睛幽怨的望着自己,“关于其他人的一句话也没说?”

“没有。”

“真没有?”

“真没有,我要是骗你你是我爹,行不?”

黎皮球的气儿彻底放没了。

 

黎簇这口气儿一直憋到了晚上,以至于早晨没甩出去的臭脸子全都贡献在白天的直播上,全程几乎没有话,偶尔排到操作不熟的菜鸟,一向最文明的电竞公子竟然也说起脏话来了。弹幕上粉丝半是关心半是爱慕,前者怕他影响之后的世界赛,后者则是单纯被他一反平常阳光少年的大佬气质给摄住了。

就比如施琅。

 

簇簇云溪今天见面了吗?V:

卧槽儿子你今天可太霸总了!继续保持,信我,儿媳妇喜欢!

 

眼看着已经21:00,因为明天要一早起来到基地去拍广告,所以一同直播的Azarias已经要收拾洗漱睡觉了,跟自己较了一天劲儿的黎簇决定再打最后一把。进入游戏的时候还没发觉,等弹幕上铺天盖地都是“哈哈哈哈哈哈”时他才发现,对面正好排到了自己中单,说是和云溪外出“谈要事”的GBLW。

最重要的他还邀请了一妹子一起。

 

这就好比老王和云溪是一对儿,结果老王不仅丢下云溪玩儿自己的,还把云溪给绿了;最重要的是他绿的不是云溪,而是远在美国的女友Julie。黎簇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怒火,对着那妹子倒是一点也不客气。妹子也是玩儿AD位的,被黎簇连取三个人头,被杀得叫苦不迭,当下就摘了耳机拉着一旁的老王撒起娇来:“黎簇哥哥好凶哦!”

面对着老板可爱的小女儿,饶是钢铁硬汉王添锁此刻也化成了绕指柔。他把小姑娘拉起来,又让另外一个人坐上去道:“也不知道这小子今天吃什么枪药了,青青乖,看哥哥们虐他!”

“好!”

云溪跟老王认识快十年了,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怎么,以后想生个女儿?”

“嗨,别这么说,生男生女都一样,最重要的是有人给你生啊……”

云溪察觉到他语气中的低落,“Julie……?”

“分手了。异地恋,你懂的。”

“你还有心思说笑。”

“没办法,我这个人太乐观。”

云溪莞尔,“幸亏你乐观,不然我怕你又抱着我哭一天。”

老王佯作无事的脸这才慢慢涨红,“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啊,揭人老底儿,快点快点上线了,记住了啊,上来就杀,别给那小子留情面。”

云溪满口答应着好,结果选英雄的时候选了个新出的妮蔻。

老王:“……会玩?”

云溪:“玩了两回。”

老王:“……你还是求稳吧,别莽了。”

云溪倒是沉稳的很,“别担心,OX教过我几招,试试能不能对付我们躺妹。”

听到OX的名字,又想到黎簇,GBLW想要问些什么,但游戏开始,到嘴边儿的话只能咽了下去。

 

下路四个英雄在塔下游荡着,互相试探。云溪对于妮蔻的使用的确不怎么熟悉,只是凭着手感,清了清小兵。黎簇不知道对方是谁,只知道这是老王找的人,看着那人有些缓慢的操作,终于又开了金口——

“我说同志,不是我说你,你这操作慢得,就好像我二舅家养的那只鳖。”

黎簇从来都是这样,不骂则已,一骂惊人。

话音刚落——“我死了?”

弹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直到黎簇很尴尬的知道对方是云溪之后,这句话就成了过不去的梗,黎簇的直播间简直成了舅舅水产养殖现场。1997有个怪癖,他自己直播的时候从来不感谢粉丝送的礼物,但是他喜欢坐在别人旁边,看着别人的游戏界面,然后贱兮兮的念着别人的粉丝ID和礼物,也尤其喜欢在黎簇的镜头中乱入。所以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躺妹的米奇妙妙屋总会有这么一道亮眼的风景——

躺妹面无表情的在大杀特杀,1997在一旁满脸堆笑的致谢:

“谢谢躺妹二舅家的鳖送的大飞机。”

“谢谢你舅LEO送的航空母舰。”

“谢谢黎簇的大舅送的大香蕉。”

“谢谢黎簇的二舅妈送的高级游艇。”

“谢谢躺妹儿三舅的蛤蟆送的热气球。”

   ……

黎簇:让我死吧……

 

黎簇从小就是个拎得清的人,他知道对自己来说什么最重要,所以即使之后又没了云溪的消息,但因为要全力备战世界赛,他早早的就收了心思,也再没有在老王面前提过什么。就这么又过了半个月,黎簇大中午的吃完食堂,没想到竟然在楼顶遛弯儿的时候遇见了云溪。

那人穿着一件米色的长风衣,看起来有点单薄,戴着眼镜,眼神怔怔的看着远方。听到声音,云溪下意识的回头,见到来人,展颜一笑。

黎簇刚让冷风吹清醒的脑子又成了一坨浆糊。

他几乎是有些机械的走到云溪身边,然后又顺着他的目光眺望着。视线的终点是一个圆形的建筑,在老城区,四周是来来往往如蚂蚁般的人流,看起来有些破旧。

云溪再没有回头,只是突然开口,“那里有一个地下网吧,我和你们老板,最开始是在哪里认识了老王和……”他顿了顿,似是忘记了什么,又转了话题,“……也不知道还在不在。”

黎簇其实很想问他到底还记不记得自己,还记不记得很久之前在景和路救过的那个男孩,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敢。此刻的黎簇只是庆幸云溪说的网吧他知道,不然他不知道该怎么打发自己心里的无所适从。

“我小时候也去过,我爸不让我玩儿电脑的时候,我就溜到哪儿去……他现在还在营业的,老板都没有换。”

“是吗?”云溪淡淡的言语中带了些笑意,“有兴趣一起去玩一把么?”

“什么?”黎簇一时没反应过来。

云溪转过身,看着黎簇呆呆的样子,又是无可奈何地一笑。他抬手捏了捏黎簇长了点肉的脸颊,半是宠溺道:“你怎么回事,平常看起来挺聪明一孩子,怎么一到我这儿就傻了?手机拿来。”

“喔喔……”

明明手机就在口袋里,可手忙脚乱的黎簇愣是找不到口袋开口,折腾了许久才掏出来。他看着对方细瘦修长的手指接过自己的手机,低着头把半张脸埋在厚厚的围巾里,头发蓬松而柔软。黎簇出神的盯着云溪的头顶,默默地数着那人头顶的旋儿。

“一个……两个……”

“密码。”

“三个。”

“什么?”云溪没抬头,只是抬眼看他,从这个角度,是黎簇从没见过的凌厉的艳色。

“没有……你说什么?”

云溪无奈,“你的锁屏密码。”

“哦哦哦是0728!”话音未落,伴随着云溪的一声轻笑,黎簇觉得自己的脸从脖子开始如火烧般迅速红了起来,他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却都咽了下去。

云溪倒没有再为难他什么,只是把手机往黎簇手里一塞,“今晚8:00,如果不能去提前给我打电话,明白吗?”

“明白!”黎簇觉得自己特别像正在被首长检阅的兵。

“瞧你那傻样儿。”

 

一阵冷风从敞开的领子灌进衣服里,黎簇这才从刚才的眩晕中回过神来。空空的露台上早已没了云溪的身影,要不是手机里新增的“LEO”的号码太过真实,他简直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是真的。云溪竟然……竟然主动把联系方式给了他!

他不知道自己心里到底是怎样一种感觉,只觉得心脏里温水汨汨涌流着,要没过他的头顶,那激荡着的雀跃的因子在发酵,黎簇情不自禁的手舞足蹈。在狠狠的蹦了好几下之后,他冲向刚才的围墙旁,将半个身子压在上面,又远远的看着那座建筑,心情渐渐平复下来,眼神也越加温柔。

 

良久,他感受到自己的双腿被人紧紧的抱着,转头,是一脸惊恐的替补奶茶。

奶茶:“躺妹,最近状态不好没什么的,想开点啊,可不敢跳楼啊!”

黎簇:“……你有事吗?”

评论(3)
热度(37)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