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霜铁】【中世纪AU】【王子X小医师】时过境迁 ①

写在前面:脑洞来源于B站二缺熊欢乐多的视频,看过的都懂~很谢谢up主的剪辑,原来是不萌霜铁的,觉得差别很大。但看了之后再联想一下《浮华暂借问(1995)》的卷毛小萝卜感觉好配的~中世纪真的是一个很萌的时代啊~~原视频用的是萝卜的《大侦探福尔摩斯》,这里就换成了《浮华》的小医生。



part1】

loki闭着眼睛,他感受得到自己的眼珠在转动,感受得到自己后肩被流箭射中的伤口在隐隐作痛。他甚至也听得见风吹过窗幔的声音——厚重,沉稳——那一定是一块红色而华贵的嵌着珍珠的布帘。loki想。然后,他努力的想睁开眼睛,可是他的一切思维好似漂浮在云端,软绵绵的,找不到一点着力点。

loki几乎想要放弃了。

可慢慢的,这种麻木无力的感觉消失了。他听到两个人模糊的对话犹如浓雾散开般渐渐清晰,额头上一只温暖的手轻轻的抚摸,就像恋人的低语。恋人?是了!就是这样!loki突然一阵兴奋。如果这个世界上有重生这回事的话,他一定会选择回到那里。密林中的小屋,有着他心中的天使。

空气中温暖的熏香气息太过熟悉。他几乎在酝酿睁开眼睛之后看见Angel的第一个表情了。

眼睛猛地睁开,映入眼帘的,却只是一个白发老者离开的背影。loki充满希冀的目光在一瞬间熄灭了。


【这是你劫后余生的第一天】

十年前。

年轻的loki躺在一张简陋的木板床上。狩猎时跌落下马的震荡还让他浑身疼痛,不甚清醒。loki眯着眼睛无力的环顾四周,唯一吸引他注意的是一个人影,那个人正在努力同loki身上的伤口作斗争。模糊中,他仿佛带着拯救世人的圣光——Angel。再次进入昏迷之前,loki能想到的只有这一个单词。

在两天后,loki真正的清醒过来。他聪明得没有去移动自己僵硬的身体,只是下意识的歪头寻找印象中的Angel,然后,他看到了一幅绝美的画作。

那是比天使还圣洁的睡颜。

似乎是木门和藤窗没有关好,密林间的风儿还带着些温柔的喧嚣。它们拂过Angel松散柔软的发间,如精灵般鼓起他稍显廉价的白色绸衣。上下衣襟凌乱地扎着,却有一种颓然的美感。精致的五官,如玉瓷般白嫩的肤色,轻轻蹙起的眉头,樱桃色微微撅着的唇型……再加上淡淡地染着暧昧的薰香在空气中流淌——那仿佛是一种无声的邀请。

loki有些无奈的默默笑了。

他心中的Angel竟然是一个漂亮的少年,上帝不会饶恕他的。

但是去他妈的,谁在乎!loki继续看着那个少年,看着他羽扇般的睫毛微微颤动,慢慢睁开了那双焦糖水色微漾的眸子。看着他的睡眼褪去惺忪而慢慢染上惊喜,看着他笑着从藤椅突然冲向床边——loki听见了自己骤然加快的心跳声。

“hi!亲爱的贵族少爷,知道吗,这是你劫后余生的第一天。”


part2】

虽然房间的熏香很是熟悉,但loki不得不承认他之前的幻想是错误的。这明显是一个华丽的庄园。眼神飘向精致的雕花窗棂,入目的是刺眼的白光和绵延的绿野。显然,这是白天。同时也证明了他昏迷时对窗幔颜色的看法。

shit!上面镶的竟然是细碎的小宝石。

窗外的蝉在声嘶力竭的鸣叫。loki百无聊赖的开始审视这间房屋。除了华丽帘幔,淡淡的香气,贵重的瓷器,到处镶着金粉的家具。最能引起这位落魄国王注意的就是这张床了。它的形状,它的柔软程度几乎和他皇宫里的那张一模一样了。

上帝啊我不会被西邻的国王救了吧!

上帝啊不会所有贵族的床都是一样的吧!

摇摇头甩去自己的自嘲,loki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柔软的床铺上。放空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随风飞舞的乳白色床帏,一切都变得虚幻起来。它可真大。大的可以睡下两个人了。

是的,两个人。loki,和tony。


【这只是两个少年最纯真的爱慕】

漂亮少年的名字叫tony。家境不好,在远房叔叔steve的帮助下才进入皇家医学院读书。他不愿意成为叔叔的负担,自己在学院附近的教堂住了下来。而林子里的小屋是他自己研读医书和种植药草的地方,tony只有在周末才会在这里。而王子狩猎本应在周一,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命中注定的相遇。

虽然在皇家医学院读书,但这并不妨碍tony在得loki的亲兵寻找过来后变得震惊。原本tony以为loki仅仅会是一个普通的贵族公子哥。可loki是他们的王子,未来的国王。这一点,tony想都不敢想。

更加无法相信loki带着他进入了宫廷,让他在王子养伤的这段时间里成为他的贴身医师。

这很疯狂,对么?他甚至都没有从学院里毕业!!

渐渐的,在这半个月里tony习惯了很多事。习惯了在学院里上完课后径直奔向王子的宫室;习惯了在loki卧室的外间研读医学著作;习惯了在睡前亲手熬好药送到行动不便的王子床前,看着loki皱着眉头喝下药汤,然后奉上解苦的果子——渐渐的他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loki对他笑,那会让他觉得心情很好。但是涉世未深的小医师却怎么也不明白这笑容背后的含义。

又是一天夜晚。晚归的小医师拿着药碗轻轻地走进王子的寝室。昏黄的烛光影影绰绰,深深地床帏中只看得见一个寂静的暗影。tony以为loki睡了,便想着轻轻唤他起床。不想走到床边看见的却是一双不带任何倦意的眼睛,泛着温柔的湖水绿的波浪。

眼睛的主人一直等待着他,没有一刻不在想念他。

tony的脸没有由来的突然有些红。不知是这晃晃的烛火或者是这该死的安宁的深夜让他有些尴尬。眼睛恍惚的看着别处,把药碗递到loki的身边。

然后他听见王子一阵低沉的笑声。“tony,我的右手今天不小心刮伤了,没有办法自己喝药了。”

tony有些疑惑的看向loki,后者有些委屈的瘪了瘪嘴,“你喂我……!”

tony感觉自己的脖子都有些红了,但还是顺从的脱下了显得很繁杂厚重的暗红色外袍,摘下了有些滑稽的长卷发套——这只是希望喂药行动可以进行的顺利一些而且药汤不会撒在自己唯一像样的袍子上。小医师舀了一勺放在嘴边,正要递到loki嘴边,麻烦的王子又下达了一个命令。

“你先喝一口尝尝汤不烫。”

tony认命的将刚刚那一勺药含进自己的嘴里,却不防loki突然拉住他绸衣的领子,用力把他拉倒在床上。药碗跌翻在床边,药汤在地板上流动……可tony再也想不动其他任何事情了,全部注意力都其中到了身旁这个人身上,loki的右手明明有力的禁锢着他,手指还在恶作剧的揉捏着他腰间的细肉。唇正覆盖着他的,tony感受得到loki的舌头在自己的口腔中掠夺,来不及吞咽的药汁顺着嘴角流了下去。tony被吻得浑身发软,而loki却还不知满足似的沿着药汁流动的痕迹一直吻到了tony的颈窝……直到最后一滴被吮吸干净,loki才抬头看着依然眸带春水大口喘着气的的tony,揉了揉他柔顺的棕发,王子在他的小医师耳边落下一吻。

“我喜欢这样的喂药方式,我的Angel”

一直比较生涩的小医师眼睛有些湿润,好像突然有了勇气一样闭着眼睛抬起头吻了回去,tony能感受得到loki上扬的嘴角泄露出来喜悦的笑声。只是很快主动权又被loki夺了回去,这样激烈的拥吻……tony在陷入沉睡之前想,这大概是他17年来做的最疯狂的一件事了。

那个晚上的虫鸣都似乎带着夜曲的情调,可两个少年却只是相拥着取暖,没有做任何事。

这只是一个开始。这只是两个少年最纯真的爱慕。


part3】

在休养了两天之后,那个慈祥的白发老管家——他说自己叫做erik——让loki自己在庄园里转转,loki很感激他的善良与信任。作为一个落魄的国王,他很有礼仪的询问了一下关于庄园主的事情,并提出了对庄园里没有卫兵这一事件的疑问。

erik回答的很简单:“伯爵带着庄园的卫兵去不远处的林子里狩猎了,还要五天才会回来。”

loki表达了自己的谢意。等erik退出房间后,他站在阁楼的窗台上俯瞰着整个庄园的景色。庭前是修剪得整齐的对称花园,中间的白色雕塑是一个可爱的丘比特,它咧开嘴笑着,周围是快乐的喷泉。远处是绵延的绿野,尽头是一条闪着金色涟漪的河流,岸边的苇叶轻轻摇晃,在夕阳的照耀下投下阴影。

在下一秒他看见了自己骑来的马儿,浑身没有一根杂毛的黑色图灵。它和一头雪白的马儿一边嬉戏一边向着夕阳的方向奔去……这个图灵!loki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它们渐渐变暗的影子,无端端的有些羡慕。

tony,图灵这个没良心的可以忘了茉莉。而我,却一直禁锢在你的世界里,永远也不想走出去。


【我愿意永远臣服于你,我的王子】

tony骑马的技术可以完全说是loki教的。国王odin的爱马Lily诞下了一只纯黑色的小马,国王将他赐给了loki。而tony的叔叔,教会的主教steve与此同时也送给tony一匹纯白的小母马。两个人兴奋的将两匹马放在一起养,一个起名叫图灵,一个起名叫茉莉。

半年的时间足够让图灵和茉莉变得高大而强壮,也足够让两个少年的爱情变得更加亲密无间。在回廊上的偶遇,在图书馆的学习,在宴会上的擦肩……他们毫不吝啬的用眼神给予对方最真挚的爱意。

他们两个人牵着马在城外的草野上散步。夕阳柔和了他们的身影。loki指着远处的一棵藤树说:“tony,我们来赛马吧。输的那个人要永远臣服于赢的那个。”

tony没有犹豫就答应了。

这样深爱的两个少年,不管谁臣服于谁,对双方来说,都是心甘情愿的。

黑白和红黄色劲装在草原上随着骏马飞驰,少年扬起他们最为快乐的脸庞。对loki来说,那或许会是生命中最为潇洒肆意的时刻。

从教会走出的steve按律例在城墙上巡视odin的子民们,而他无论如何让也想不到会看到loki和tony手拉着手一同骑在马上向远处走去的那一幕。steve是一个嗜画的人,如果那是一幅画,他会赞美他的美丽与不俗。可他是上帝的使者,教会的主教!左手拿着《圣经》,右手死死地握住胸前的十字挂件。steve那一刻在亲情与上帝的律法之间争扎,最后,他选择了默默离去。

而藤树下的两个少年依然包裹在对方浓浓的爱意里。tony右手抚着自己的胸口,单膝跪地。眼睛一直追随着loki。而loki也蹲了下来,将他的头放在自己的胸口,轻轻地拥住了tony。

两人两马,交颈相拥。夕阳西下,浓重如画。

tony说:“我将永远臣服于您,我的王子。”


评论
热度(22)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