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霜铁】《时过境迁》(完)

Part4】

在loki醒来的第三天,他迎来了庄园一个季度以来最热闹的日子。后花园正中的篝火,亭台花廊下的金杯玉盏,快活的喝酒吃肉而变的面色酡红的男男女女,愉快的举着酒杯,围绕着窜的越来越高的火焰……挽着手笑着,跳着,不论男女等级,三五而伴。

而loki无法融入其中。

他坐在蔷薇花架下,花架的背面就是欢乐的海洋。他就只坐在这里,独自萧瑟成一幅画。

这三天他逛完了整个庄园,除了对主人后来的装饰风格表示肯定外,也对这位伯爵产生了浓厚的好奇心。就比如……他扭头看向被火烤的红炙的人影,两个相拥而吻得男仆显得分外扎眼,而众人却是一副面色从容,习以为常的样子。

这倒是一个人性自由的天堂。Loki想,如果……如果自己的父王也能像这位伯爵一般,那那时……

只是这世界最是不能,便是如果。

     

 

   【跳舞有时,哀恸有时】

晚上,举行宴会的宫殿里灯火辉煌。男人华贵的外氅,每一寸都淬着金粉;女人优雅的鹅颈,没有一个不戴着鸽子蛋大的明珠。年轻的小医师在叔叔家打扮一新,更显的青春与优雅。他靠在回旋楼梯边,闭着眼睛略显颓然的听着这一曲华尔兹。低音提琴沉重而华丽,小提琴跳跃而流畅,笛子的声音如同点缀在溪水中的花朵……这一切是那么美妙,可tony的心情却一直有些低落。

直到王子突然冲了过来,把小医师拉进了场中央的乡间排圆舞中。

少男少女们相对而立,排成两排站好。华尔兹的音乐停下,二层及周围的长者都注视着他们——看到他们男女之间的配对,有的低头窃笑,有的凝重不语。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个根据地位选择子女配偶的好时机。但对于loki和tony来说,只要风笛声响起,不论什么都不会是障碍。

他们踩着节拍,与对面的舞伴一起在场地上旋转。当按照礼节不需要与女伴对视时,他们会悄悄的瞥向对方,看着对方跳舞的姿势默默勾起唇角;在两个人背对着背擦肩而过时,loki会趁机握一下tony的手掌。而在下一次旋转时,tony会故意用食指轻轻划过loki的手背。恋人间调情玩闹的行为,现在于tony来说,却是折磨。

垂下眼眸,苦涩的嘴角是抑制不住而流出的甜蜜与忧伤……

公爵家的natasha小姐和巴顿家的clint少爷青梅竹马,都要订婚了却还在闹小脾气。Loki会意,故意在六人执手共舞时拉着natasha挤掉了clint舞伴的位置,natasha不得不和clint牵着手好好跳舞,而loki也第一次不会被人诟病的,正大光明的在众人眼前拉着tony的手,他看着tony的眼神,无畏而自信,就像是一种安抚……tony从来就不是一个需要肯定的人,更加不是一个会抱怨的人,loki这般的宣誓,即使那么隐晦,于他而言,已然足够。

被loki紧握的右手有些无力地颤抖,可tony依然执着的回握回去。他抬头看向二层围栏边得steve,看着steve严厉中透出不忍的目光——他知道自己的叔叔知道了很多事,也包括身边的这个人。可tony直到steve很爱他,作为国家的主教,steve隐瞒了太多关于王子的秘密。而那抄了一天一夜的《圣经》是对tony的警示与惩戒,tony知道自己也许需要放手了。

放手,不等于不再爱了。它只是换了一种方法来守护。即使那种方法濒临的是死亡。

国王永远站在众人的顶端,即使只有一只眼,也俯视着所有人的秘密。

tony想起odin传唤他的那一天。缠绵的雨夜,黑夜中仿佛带着成群嚣扰的怨灵。黑色的卫兵,黑色的夜,以及从来没有见过的,有着黑色背景的国王。

Odin就坐在窗边的椅子上,他的面前是一盘棋。棋的旁边是唯一一点如豆的烛光,它只照亮了国王的半边脸。忽明忽暗,在窗外夜雨的重响下,仿佛生于黑暗的暗夜骑兵。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tony只是默默按照odin的暗示和他下起了棋。Odin不是一个喜欢施威的人,可是他下棋时走的每一步,每一个解释,每一句话都重重的敲击着tony的心。

——你会毁了他的名誉

——你会令他丧失斗志

——这个国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固

——他需要的是一个有力的帮手,温柔的妻子

……还有,你们违反了上帝的旨意……

Tony很是认真的同国王下完了这一盘棋,这其中他没有说一句话。可是,他赢了odin。不惧得直视odin的眼睛,他看见odin唯一的那只眼睛微眯着,云波诡谲,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是了,国王odin在心中下了一个决定。

卫兵的手已然按在剑鞘上,可他始终也没有吹熄那唯一一点烛光。

那是属于tony的,渺小而卑微的生命之光。

 


【亲爱的主,请你饶恕这无知的荒唐】

第一场排圆舞已经结束了,王子不知所踪,tony知道在哪里能找到他。骑着茉莉,果然在密林深处发现了正打着喷嚏的图灵。屋子是亮着的,tony推门进去,看见的是在木板床上睡着香甜的loki。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得这么沉了,这么踏实了。或许这只是因为这里有tony的气息在包围着他。

tony慢慢走过去,将自己的唇印上他的——就像他们经常做的那样,不同的是,这次更加温柔也更加的缠绵。loki很快就醒了,因为他感受到了tony那不安分的某些动作。loki捉住tony的手,然后温柔的把他拥在怀中。

此时的loki在心里窃笑。他以为他的小医师终于上钩了,却不知道在那一人的眼中,这只是一段长情的最后告白。

风温柔的吹熄了烛光,连虫鸣都变得寂静。黑夜模糊了那些那侵略性地抚摸引起的颤动,颠倒了那些长直与浑圆的线条相结合而引起的身形的起伏。暗夜里时断时续的呻吟圣洁的像是少年唱诗般的吟哦。

而远在家中的steve跪在地上,向着心中圣主的方向——亲爱的主,请你饶恕这无知的荒唐。

六天后,tony的家乡爆发瘟疫。作为医学院的优秀学生,他和同行十三人一起被国王odin派往实施救治。十天后,十三人无一例外被感染,不治身亡,连同尸体一同被火化在那里。

Tony临走时没有向任何人告别。就算steve也没有。

可人生就是这样,跳舞有时,哀恸有时。

 

 

Part5】

在loki得到tony死亡的消息时,他表现得很是平静,那种感觉就像这个人从来就没有在他的生命中存在过。一如平常般出入宫室,表现得谦谦有礼,待人温和。如果一定要说他有什么变化,或许可以说是loki再也没有作为王子的天真,他迅速的成为了一个合格的继任者。只是谁都不会知道他心中的那些黑洞与苦涩。很久很久,久到在他冠上皇冠之后,loki只有很少的时间会在少年时的寝殿里驻足,把自己关在里面,抚摸着tony曾留在那里的东西,抑制不住的流泪。

有时他会梦到tony,他穿着杂乱的衣服出现在密林的小屋里,笑着对他说他死里逃生的奇遇。只是在倾听的时候,tony的样子慢慢变的暗淡,最后会灰暗成已然逝去的颜色;有时他坐在自己的画架前,希望会画出初遇时那Angel般的形象,他记得每一个细节:白腊梅花色的白色绸衣,半长而柔顺的棕金色头发,颜色干净清爽的裤子……他画完了所有,却不忍在洁白的面容上画上眼睛。

他在害怕,他怕自己画的不好会亵渎了那双眼睛;他怕,他怕自己会面对着那双眼睛,甚至会怕tony从画里走出来。于是loki丢了画笔,从此再也没有碰过那幅画。

而这幅无面美人图也成了后世流传千古的名画,谁也参不透这画背后的神秘往事。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这世间最不缺的,便是战争。十年的安稳证明了Loki是一个合格的国王,可勤政却也无论如何躲不过臣子的背叛。大火燃烧时他甚至犹在梦中,正直的natasha和clint夫妇等臣子早就被控制。是steve帮助他逃脱了火场,而图灵带着被流箭袭击的loki到了这个邻国的庄园。

 

 

【上帝对谁都不会太过残忍】

休养了五天,loki感觉自己的伤口复原的还不错。便想着向erik辞行。他是一个国王,即使他已经落魄,回到他的子民身边依然是他的责任。更重要的是,他已经没有任何牵挂的理由了。

Erik则建议他留下来:“伯爵今天就狩猎回来了,射你的箭上有毒,你可以等着他。毕竟,他是一个十分天才的医师,他因治好了很多地方的瘟疫得到了国王嘉奖的爵位。你可以相信他。”

Loki点了点头没有多想,他只是记得自己的确想要拜访一下这位与众不同的伯爵。

正午时分,不知是不是为了迎接这位满载而归的伯爵,连太阳的光线也变的温柔。Erik进来说:“伯爵回来了。”

Loki欣然起身。这厢,他走下繁杂的复式楼梯;那厢,伯爵的战马踏过河边的苇子;这厢,他踏上城堡瞭望塔的石梯;那厢,伯爵跳下雪白的马儿举着箭与众人唱吼;这厢,他登上了庄园的城墙;那厢,伯爵脱掉外袍只着劲装骑着马儿冲进花园……

一个低着头带着审视的敬佩,一个高昂着头带着归来的喜悦。然后,四目相接。一切都在那一瞬间凝固成永恒。

流云的飞逝,蝴蝶的轻舞,花朵的开开落落,地面的光影变迁。一切都像八音盒中携手而舞永不停寂的小人儿,弦断了,他们终于有时间相拥而憩。

所以,上帝对谁都不会太过残忍。


评论
热度(24)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