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狼妮】老狼很忙(二)

  • 实践是检验魅力的唯一标准

老狼最近有点心塞。

而且不是一般的塞。

除了心塞之后他还很忙,比干历史老师和对付tony时不时的熊点子还要忙。有句话说的好啊——天干物燥灯火黄,老狼夜店……接客忙……啊接客忙~

这家gay吧也是tony在无聊时恶作剧的产物,说实话,在Stark工业一个帮美利坚生产枪弹的公司下属竟然有这么一家同志酒吧也是够让人大跌眼镜的,不过就在这家店连续两个季度盈利超投资60%之后,再也没有一个人说一句闲话——能挣钱就行了,其他的爱咋咋地!——我们Stark工业的人就是这么现实。

但是在说到logan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家酒吧,还是得提到tony。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件小事,具体的来说就是:某天logan送tony去公司时顺腿跟着tony走了上去。于是办公室里一众待嫁女青年和部分恨嫁男青年在看见logan那一身紧绷的肌肉和炫酷的皮夹克之后全部高潮了。如此tony的眉毛立马就皱了起来,在隔间很是不怀好意的酸酸的问了一句:“logan你的魅力值很高嘛!看看外面那些可爱的小妞们都为你倾倒了,要知道,她们以前只会对我抛媚眼儿呢。”

而闲来无事正在翻看书架上的书籍的logan就好死不死的顺口接了一句:“那是自然,连你这样可爱的小妞不是也喜欢我这样的么!”

于是忍了一天的tony在回家的路上直接把自己的男友送到了酒吧,然后扬长而去。

Logan这几天因为脸上的戾气太强,几乎没有人敢靠近他。只能靠在吧台上郁闷地吸着雪茄,嘈杂的音乐也掩盖不了脑海里回荡的tony的话——既然你这么有魅力,就好好的在这里散发吧!还有,你爱上谁我不管,你要是别人上了……哼!Tony狠狠地剜了logan一眼,撅着嘴扭头就走,还真是像极了一只暴躁的小狗。

所以……这应该算是一种关于魅力的实践?

可logan却该死的觉得tony生气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他没有因为tony的话或者做法有半分的生气,他知道那只是些别扭的,甚至可以增加情调的小脾气。只是觉得“被上”这个词有些好笑,舌头舔了舔自己略有些尖利的牙齿,面色略有些阴暗——那是永远不可能发生的事。就算有可能,logan想,那也顶多是让自己的小男友爽一下。不过,logan在脑补某些相关画面时不禁打了个寒颤——算了算了算了!这种事,自己还是永远不要让它发生的好。

而此时开着炫酷的跑车在路上兜风的tony显然也没有什么火气,甚至是正为晚上一定会发生的甜蜜温存默默的开着心。说实话,他们之间这种事儿多了去了,哪一次不是以喝喝小酒滚滚床单快快乐乐地收个场?

只是……今天……也许……会……不太一样?

老狼看着不远处喝闷酒喝得醉醺醺正妩媚的招狼的羊咩咩,有种世界观崩塌的感觉——天啊教授也来这种酒吧真的可以吗!!!教授的性取向真的是个谜啊!!!还有他身边的那些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是谁啊!!!按理说就算是gay那么陪着他的不也应该是——那谁——what the hell??!

老狼也没时间深究那些和tony在一起后总是升起的奇奇怪怪的念头,一身煞气地走过去吓跑了几个想要趁羊之危的猥琐狼。咩咩朦胧的醉眼一看是老狼就变笑眯眯地弯起来,靠在他身上一个劲地劝老狼喝酒。

看着微醉后变的傻里傻气的咩咩,老狼叹了口气把咩咩扛到了肩上。示意酒保他们需要一个房间——当然,他只是认为不对劲的咩咩先生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可这一幕在刚刚消了气跑过来求抱抱的小狗眼里就不一样了。Tony颇有些磨刀霍霍的架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

……

……

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然后……

……

……

正在浴室里舒服泡着澡的erik接通了一个阴森森的电话:“赶快把你男人从我男人的房间里弄出去!!!!”

不得不说erik在接到电话的一瞬间还是有些懵的,在对于“自己的男人”这个定位上,自己从来就没有过深入的思考。不过他还是很快就反应出来,这个男人,应该是指的他的死对头——charles。Erik从浴缸里站起身,透明的水珠在颜色微深的肌肉上翻滚,划过某些健壮的,平坦或凹下的沟壑。披上浴衣,眼眸微微深了一深。

“不管电话那头是谁,既然外界已经认同了我们的关系,你就再也逃避不了了吧,charles?”

在erik走到tony所说的房间外面时,tony正满脸严肃的……趴在墙上听耳朵,对于隔音还算不错的房门里面传来的那些模糊的类似于低吟的声音,tony还是非常生气的。因为他只是一个还未满20的少年,他的人生充满了关于爱的缺憾。说实话他有些害怕,害怕在打开房门后看到的是某些关于他付出的所有信任的背叛,所以他叫来了erik。尽管他们不算认识,但tony却出奇的认为或许他能给自己带来一些安心的答案。

事实证明tony的做法还真的是十分正确的。Erik到来之后连看都没看tony一眼,一条腿强劲有力的“嗖”的一下就向房门招呼上去。Tony看着如此简单粗暴的行为实在有些汗颜,可敬的是erik在房门大开后淡定的回头斜睨了面色有些无语的tony一眼,还能微微吐槽一番:“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

Tony看着房间里衣着完好,坐在棋盘一边,一只手还摆弄着棋子的charles和一脸不耐恶狠狠的盯着erik的logan,真心觉得erik真的可以再温柔一点……不过心是彻底的安了下来,不过这气氛,却着实是有些……剑拔弩张?

Erik的眼睛鹰翳般一直盯着charles,而charles却略低着头,微长的卷发掩住了教授漂亮的眼睛,就好像是在隐忍着什么。logan深深吐出一口气,对着自己的小男友略有些无奈的温和的摇了摇头。Tony下意识的觉得自己不应该开口说什么,也认为或许不会有人说一句话,但出乎意料的是第一个开口的竟然是charles。

“logan,谢谢。今天晚上麻烦你了。你带着tony出去吧,关于我和这位 Lensherr先生的事情,还是我们自己来解决比较好。”

如果说logan对于tony看法的认同是由于对他的宠爱的话,那么charles,或许就是logan一生中唯一一个愿意无条件听从命令的人。他看着肩膀微微颤抖的教授,应了一声,带着tony走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却没能关的上里面激烈的争吵。

Tony知道logan担心如师般的挚友,便也好脾气的乖乖的紧握着logan的手陪他靠在墙边。而那只较为粗糙的温暖的大手也紧紧的包裹着他作为回应。

直到……直到房间里激烈的争吵突然静止,开始慢慢的出现某种时断时续的甚至是有节奏的低叫还有愉悦模糊的低语……当然,只有听力超群的老狼才听得到这通过厚厚的门传过来的微小声音。不过,这已经够让他青筋直蹦了。

Shit!我就知道教授他永远抵挡不住那个人渣的攻击!

但就房间里的情况来看,什么都不需要logan操心了。看见自己男友的脸色明显的舒缓下来,tony站到logan面前,张开双臂,一双大大眼睛忽闪着,漂亮的就如同初生的婴儿:“logan,来,抱~~”

Logan笑了,连眼角淡淡的鱼尾纹都仿佛会流泻出温暖的颜色。目光胶着在tony身上,看着这个一直被自己保护,却也在呵护自己的少年,心里不免感动。他向前一步,手托着tony的臀把他整个抱了起来,让他们的气息完全交融——那是一种暖暖的有如晨光初照的香气。他埋在少年颈窝里深深地呼吸,听着他被胡子挠得清脆的笑,感觉自己过往的生命全都亮了起来。Logan轻轻拍了拍tony圆润的屁股,迈开长腿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回家喽,淘气鬼。”

Tony的下巴搁在logan宽厚的肩膀上,双手紧紧的搂住logan的脖子。“回家吧,亲爱的。”

——无论我将来会有多苍老,我也不会放弃这样对你的拥抱。

——而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的胸口。即使,你再也没有力气,再像这样给我拥抱。


评论(1)
热度(23)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