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冬铁】【狱友AU】《好久不见》(二)

Chapter 4

 

7:05AM

Bucky今天起的并不是很早,但足够他养足精神,把自己整理好。穿上西装,打上领带,把自己杂乱的头发打理好。他的心情很好,好到甚至有时间哼着歌用漂亮的丝带给lily装饰了一个蝴蝶结。作为一只纯种的母布偶猫,lily很是惬意的接受了这次服务。当然,动物是不能了解人忧愁喜乐的,但她知道主人的心情很好,所以连同走路都透着一丝放肆与悠闲。

因为,今天到了bucky定好的探监的日子。离他们可以正式团聚只剩两年了。

两年,说起来是那么漫长,可十年的分别,不也是转瞬即逝?

 

 

9:00AM

确定自己什么都带好了的bucky抱着lily离开了家门。

 

Bucky进监狱这件事并不是偶然,或者说,这是他给组织顶罪的一场必然。十多年前,20出头的bucky加入了一个在道上很有名的,名叫“九头蛇”的黑帮组织。因为父母双亡,无牵无挂;再加上杰出的武力和耐力值,他很快就得到了分舵的重用,在第一次出任务时就接到了当时最大的单子——射杀国会议员汉斯。而这,恰好就是bucky加入的本来意图。在亲情面前,于bucky来说,正义和道德之类的东西只能算作是狗屁。美国政府党派间的明争暗斗,不仅仅伤害了众多普通无辜的人民,由于汉斯的舞弊,bucky的父母被牵扯到一件机密案件中,在监狱里不过三周便离奇死亡。

但说到底,他的善良不允许他这么做。Bucky的的确确参加了行动,但最后举起枪射击的是小组代号为“叉骨”的首领。Bucky只是在警车鸣闪的光影中,有些出神地看着看着汉斯死透的尸体。没有逃跑,没有任何反抗的任凭警探把他摁在了警车上,给他戴上了冰冷的手铐。

那可真是……凉啊……

但是只要他死了,就足够了。

鉴于监狱的特殊性——它可以是无所事事的无赖的自由温床,也可以是某些漂亮小哥的人间炼狱。从长相来说,bucky无疑是属于后者。可不同的是,他的黑帮成员身份就足够让那些胆儿小的人望而却步。再加上刚入狱那天与那位人高马大的黑人朋友干赢的那一架,几乎没有人再敢招惹他。如果不是bucky的本性让他一直显得不起眼的在角落里沉默着,估计他就是这块地的老大了。所以没有几个月,bucky就淡出了所有嫌犯的生活圈子,每天都过得十分平淡,就像从前在自己家中一样——可长时间的疏于交谈,让bucky几乎已经忘了如何开口。

直到两年后的8月26号——bucky从进入狱中之后一直在墙上划着痕迹,而他曾发誓过这一天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他在刻痕上使劲画上了一个代表心动的着重号。

对于自己的性取向,在这一天之前他从来就没有过丝毫的怀疑。在他还是个无忧无虑的少年的时候,他跟许多女孩约会过。有他一直珍惜不忍伤害的好女孩,也不乏一些美丽“高贵”的富家女。他和这种女生做爱,看着她们漂亮的眼睛在冲击与刺激中失去往日的清明而染上浓重的情欲,看着她们夸张张大的嘴唇似乎能容纳进任何能使她们兴奋的物体,看着她们脚趾不住的摩擦流露出时急时缓的享受与魅惑……他很享受这种画面,不仅仅是因为他在给予,更加是因为这些bitches沉迷于他所给的快乐中不可自拔。可是,bucky却一直清醒得很,这些女人从来就没有反馈给他以高潮的曼妙感觉——他从来就是在发泄,而没有享受过。尤其是在监狱里的这两年,清心寡欲的生活,不会有女人,也更加不会和男人说一句话,可就是这样的bucky,在瞥见tony的第一眼,就有了一种接近与倾诉的欲望——那是一种近乎纯洁的,绝对不带任何情欲成分的想法。

那天监室走廊的阳光可真是好啊,把周身一切的空气,连同冰冷的铁栅都变的暖洋洋的;那天犯人们的对话也真是吵闹啊,吵闹得让人怎么也看不下书。但就是在这喧嚣之中,tony逆着阳光走来,bucky漫不经心的抬头一瞥——在略微刺眼的光线中,一切仿佛都变的静默无声。整个世界好似只剩下了对方明朗带笑的眉眼。当它与那双如冰蓝湖水深不可测的眼瞳相撞时……

风乍起,心湖吹皱。

一眼万年。

 

 

Tony的刑期是20年。在了解了tony的职业后,bucky很难想像这样一个拥有高骗术和逃跑技巧的人会心甘情愿的留在这样的一所无聊到极点监舍里。事实上,tony全天都被条子监视着,或者不能说是监视,准确的形容应该是全天保护——任何想对这个漂亮过分的小个子打主意的人都会被警告,严重的甚至会被其他犯人(条子指使的)痛揍一顿。有的时候,这种事件只是tony的恶作剧。他就像在自己的地盘一样用不同的方式被纵容着,他的监狱时光就像退休老干部一样清闲。可每次看见监舍外面警察缓慢摇动的头颅。Tony就会无奈的笑一笑,然后转身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仰着头坐一坐,那种姿势就像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子。可bucky总能看见一些不一样的地方,就比如他转过身远离那些喧嚣时,呼扇的睫毛下映出的,是tony心中唯一的阴影。

越是这样,bucky就越是想了解这个人。终于,已经记不清是哪一天了,tony在室外散完步后向阅读室走去,bucky终于下定决心跟了上去。

Tony在前面走着,身子板得很直,脚步意外的轻。那种腔调就像一个西装革履的明星在优雅的享受他的红毯仪式。他的头发很柔软,手感一定会很好;他的屁股很翘,走路时扭得很好看,却很潇洒,一点也不显的女气——一瞬间bucky有些脸红,这是他第一次注意一个男人的臀部——tony走进两幢高大的世界文化史书架之间,然后踮起脚想要拿最上面那一层中的某本书。个子略小的人就是有这种烦恼,取书什么的都很麻烦。Bucky走了过去,很轻松的就把tony需要的那本书拿了下来,转头欲递书,却不防撞进了那一双戏谑的眸子里。

“阳光帅哥,我就知道你会帮我把书拿下来的。”

“我想认识你。”bucky毫不含糊,直接点题。本来想调戏一下这位“尾随”帅哥的tony一瞬间却让自己当了机。嘴微微张着保持着一种不知如何回答的状态,焦糖色的眸子缓缓转了两圈似乎是在消化刚刚得到的信息。看着对面即使带着笑却仍有些紧张的高个儿男人,tony勾唇歪了歪头,“你显然不太懂怎么一个‘男人’搭话。”

“是的,”bucky不可置否的耸肩摇了摇头,“这是第一次。”

“所以你觉得你我是,同一类人么?”tony的眼睛突然带满了质疑,这略带严肃的话语让bucky霎时觉得气氛一凝,“不,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只是……只是想和你成为朋友,你知道的我在这里很……”一向自信高傲的bucky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变得这样手足无措,眼神也变得躲闪起来,他本能的觉得这件事被搞砸了。直到tony他那细致修长的手指触碰到他的手臂,带着安抚性的话语响起:“easy,bucky,easy,我逗你玩的,不要这么认真……”

看着面前插着裤子口袋一脸无辜的漂亮男人,这么高超的伪装技能,bucky也只能无言受之。但那声“bucky”却让心里没有由来的一阵轻松。

“让我送你一件礼物吧,看在你观察了我好多天的份上。”tony边说边把厚重的书轻轻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双手在空中轻轻一抓,再张开手掌,一枚小巧精致的彩虹色徽章就出现了。Tony抓过bucky的手,颇有些郑重的把徽章放在了bucky的手心。

“欢迎加入我们,cute boy”。Tony转身又把那本厚重的书塞到了bucky怀里,拉下他的领子欺身上去,他们贴的很近很近,近的可以听得进彼此的心跳声。Tony靠在他耳边,温热的气息让bucky觉得耳朵有些酥软。那温润低沉的声音说:“书好好看看,然后提醒你一下,我不是第一次,所以希望你不要介意。”

Bucky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当时的那种感觉,只是怔怔地站在那里,看着tony渐渐离开他的视线,脑子里回想的都是他最后的那声轻笑。然后他打开书的第一页,上面写着:明天(tomorrow),这里(here)。

 

 

9:30AM

Bucky下了车,坐在了监狱的接待室里。看着周围的环境——在这里呆了整整十年,他不能再熟悉这里了——可现在他却该死的有些紧张,他不知道自己是在怕什么,是在害怕tony不要他了?Bucky自嘲的摇了摇头,他相信tony是不会的。毕竟,他们曾经那么相爱。

他都想好了要送什么礼物给tony了。除了他最喜欢的甜品,用可爱的lily来代替俗套的花是最靠谱不过了。他甚至还想好了要对tony说什么了——不如就在这里订婚,自己还有整整两年的时间来准备他们的婚礼……可是……

可是,已经等了大约半个小时了,门外狱警时不时的交谈和皱眉都让bucky很不舒服。他隐隐约约的觉得心跳的有些不正常,那种不确定的因素逐渐清晰。他不愿意去相信,可当这种难以置信的事打警监嘴中说出时,手中一直提着的蛋糕盒子掉在了地上,眼眶一瞬间湿润起来,bucky听见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很抱歉,你想见的人在八年前死于监狱的一场故意纵火案,他们所居住的整个监舍,都化为了灰烬……”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我们回不到那天



   反正歌儿没完 →v→~看着办罗~~


评论
热度(5)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