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冬铁】狱友AU 《好久不见》(四)

Chapter 7


Bucky带着lily去了书店,当然,最近的他是没有什么时间买些书来陶冶心情或是附庸风雅的,他其实是来工作的。或许是真的被Peggy说动了吧,Bucky觉得自己的生活还是要正常的过下去。就比如说,在咖啡店斜对面的书店找一个日常兼职——前提是,他永远都不会放弃等待与寻找。唯一让bucky感觉不便的是lily,所以当猫儿再一次从一个书架跳到另一个,并且把最上面的书撞掉了一地后,男人彻底无语了。

“天哪lily,能让我说你什么好?”略带不满的眼神对上lily无辜的宝石蓝眼睛,bucky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伤害。说实话,lily现在的性格像极了后期被bucky管的服服帖帖的tony——面前粘腻可爱,背后做事随性,不负后果。想想这也是件让bucky很是扬眉吐气的事,毕竟对方是有生活有追求的雅痞贼盗,而自己一个无信念无希望的街头小子,最后竟然能让tony如此依赖,其实是件很难想象的事。

但这两个迥然不同的人却做到了。

Bucky还记得第二天当他来到操场那个人迹荒芜的监控死角找到tony时后者那惊异却又带着些欣赏的眼神,他知道,这一刻他才通过了成为tony朋友的第一关。

“我没有想到你会找到这里来,我以为你会傻呆呆的在图书室里一直呆到晚上。”一阵带着些微沙霾的风吹,过tony赶忙低下头闷闷的咳嗽了两声。他的背影单薄又颤抖着,感觉是一夜之间得了很严重的感冒,“好啦,现在你告诉我,为什么你……”

“你生病了?”bucky气压略低的的声音让被抢了话语权的tony略有不爽,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发牢骚,一块阴影连着一只温热的手掌落在了他的后颈上。那是一种奇怪的tony从来没有感受到的威严。下一秒,没有任何防备的,男人的右手挑着tony的下颌抬起了他的头,tony感受得到那人手指的细长和略微的粗糙,相接的皮肤在一瞬间温热得的微微颤抖,而处于震惊中还未恢复的神偷下意识的微微张唇舔了一下干涩的下唇,却一不小心含住了在他嘴角摩挲的拇指,然后——线路急遽烧毁,本就体力虚弱操作不能的tony立马down机。

九头蛇出身的Bucky本就不是什么特别傻白甜的良善之辈,他无害的帅气面容便是坏人存在于这世界上的最好伪装。而这正是九头蛇所需要的,在加入九头蛇后受训的三年来,什么样的肮脏误会他没有见识过,什么样的手段他没有尝试过,或许,让眼前这个小个子掉以轻心的,就是自己在牢里太过迷茫沉郁了吧。看着tony迷惑发愣充满水光的双眼,长长的睫毛,带着那种病后令人怜惜的羸弱;手指还在男人嘴里,那种湿热的感觉让他有一种往口腔更深处探索的欲望。这样的tony,与平时的风发意气太不相同了。让人只想拥着他,狠狠地蹂躏,欺负他。

但是bucky没有。

他只是摇摇头笑了一笑,蔚蓝的眸子散发出温柔的神采。他抚了抚被风吹乱的tony柔软的头发,给了男人一个安心的眼神。或许他还是恶作剧的干了件坏事,仅仅是在把右手从tony脸上拿开时,将拇指上的津液重重地仔仔细细地抹遍了指肚下干裂的嘴唇,直到它变得湿润嫣红起来。在他进行这一动作的时候,清醒过来的tony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微垂着眼眸,呼吸微喘的不知在思索什么,然后重新抬起头来,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Bucky颇有些意味深长的与tony对视着,然后缓慢的坐在了坐在了他旁边。“别动!”不顾tony的挣扎将他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将下巴放在他的肩上。“你写字的笔画断断续续,我一眼就可以看出来那是摩斯密码……至于为何我会看得懂……”bucky停顿了一下,开始在小个子耳边讲述那些年的快乐,无助,与痛苦。Tony被暖暖的拥着,安静的听完了bucky的遭遇,偏头看了看那人阳光可爱却眉目忧伤的侧颜,tony感受得到自己内心的塌陷。

爱恨之念,本就在一瞬之间。何况本就无恨?

“你愿意听我的故事么,Bucky?”

“只要你愿你对我说。”

Tony看着远方,在bucky眼里,看到的是远处市中心的最高大楼,而显然,tony并不是一个留恋世俗的人。他说,这个故事很简单,简单的用一句话就可以说完;他说,这个故事又很复杂,复杂到关系网层层叠叠,一言难尽。

他说:“你知道我是一个小偷,除了道上的交情,我没有朋友;可是我和一个从小认识的女孩重逢了,她是个追查我盗窃案的FBI探员。三年来,这个笨蛋有无数次机会直接抓住我给我安上罪名,可是她却执拗的要找到我犯罪的直接证据……不要怀疑她的专业性,她极其聪明,身手几乎比任何一个CIA特工都要好……我知道她这样是因为相信我,把我当作朋友,而我却无法用最真挚的感情回报她……”,说到这儿,tony的声音开始哽咽,本就够大的眼睛努力睁着,泪盈满眶,“直到两个月之前,别人伪造了我的交易信息,把她引进了圈套中……等支援赶到时,她看起来是完好无损,可是身下却流满了血迹,我这才知道,她已经怀孕四月有余了……现在她还在医院躺着,我每次都会询问狱警,可他们每次都是摇头告诉我她还没有醒来……”

终于抑制不住的眼泪从脸庞流下,tony感受得到围在自己腰间的手臂紧了一紧。他听见bucky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回荡——不要悲伤,上帝总是公平的,他不会让一个这么好的女孩就这么离开……

Tony没有说话,只是认同并且感激的把头靠在了bucky的胸膛上。很快,也许是太累了吧,bucky看他睡了过去,轻轻俯身在眼角印下一吻。面前风轻云淡的城市天空从日光变为星耀,却没有一个犯人或是狱警来寻找他们。

Bucky了然的一笑。

这一切,到底是偶然或是计划,是炫耀或是引诱,到底是谁先看清了谁,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面前的这个人,需要被疼爱,而他,也不会放手了。

 

Tony再度醒来已是深夜了。昨天晚上由于舍监里过于寒冷,他的舍友,一个黑黝黝的五大三粗的汉子强硬的把他的被子抢了过去。Tony的确是可以叫狱警过来撑腰,不过想到自己是自愿进来坐牢,走的也是法律程序,而FBI的老相识也不能庇护他一辈子,所以他默默忍受了这次不公平对待,一夜寒冷让本就体质不好的tony很容易得染上了风寒。可现在……看着身上厚厚的两床被子,以及不远处坐在椅子上只披着薄被气息安稳的bucky,嘴角不由的微微勾起。

 

第二天

Tony这才知道bucky自己把自己的舍监给换了。在经过bucky原来舍监的时候,看着眼神飘忽被揍得鼻青脸肿的前舍友,再看看一直拉着自己手不放的高大帅气的bucky,再瞟一眼对自己很好的正冲着自己挤眉弄眼的小狱警,tony无奈耸耸肩。

好吧,反正……卖身也就这回事吧。

 

“喵~”听见lily的叫声,bucky这才回过神。回过头看向咖啡馆,那里人来人往,却还是没有自己要找的那一个。把猫抱到垫子柔软的摇椅上,bucky叹了口气——tony,如果你还没有死,又是否活的还是那么截然潇洒,恣意一生?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看看你最近改变


评论
热度(6)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