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冬铁】狱友AU 《好久不见》(五)

又一个月过去了,bucky也不知道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态,他会时不时的看些政治新闻,也会看些natasha推荐的电影。没有了以前的焦急与不适,他开始像一个正常的、普通的人了。

只是,他太过孤独,又太过执着。

这天bucky正在将外面运来的新书上架,编号分类忙得不亦乐乎。身旁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急急忙忙放下一摞工具书——是tasha的来电,只是……接起来后,对方似乎根本就没听见自己的招呼,tasha低哑着声音,窸窸窣窣地好像在和别人说着什么——

“……是你要我这么干的……是不是男人……滚远点……”

Bucky:“……”

“Natasha,你能听见我说话么?”bucky用力喊了一声,然后电话那头就彻底安静了……当然,最后张嘴说话的还是tasha,只是,她的要求却着实让bucky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tasha,你是认真的?让我去客串你的电影?演的还是……男主的前男友?”bucky真的是有些哭笑不得,不过natasha倒是很平静,却以一种肯定中带着咬牙切齿的语气回答了他:“当然,我们的角色需要一个演技极其青涩的演员,而你……特!别!合!适!”

Bucky可以感觉得到tasha这股恨铁不成钢的怒气貌似不是冲着他来的,但不知道为什么,bucky背后还是生出一阵冷意。

 

第二天,bucky在把lily交托给Peggy照看后就启程来到了好莱坞。看着这所处处繁华的城市,bucky有种恍如隔世之感。想到tasha劝他时说的那句话,他更加坚定自己这样的选择是正确的——我有一个朋友说过,如果你想找到一个人,不如站到世界的最高处,这样,只要那个人愿意,他就会来找你。

可是bucky万万没有想到,最先站上顶峰的,却不是自己。

 

在很久很久以后,当lily已经老去,而他和tony还在一起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看见tony宁静如一的睡颜,他都会想到那个多年以后的第一次见面——tony站在不远处,脸上带着笑,看不出任何的内疚或是留恋,他只是笑着,用一种陌生的带着欣赏的眼光看着自己,然后,他走到自己对面,站到了natasha的身边,伸出了他的手。

“hey,高个子,我是Harry Lockhart,很高兴见到你。”

Bucky没有动,他听见了natasha一瞬间的叹气声,却只是一动不动的与tony对视。Harry看着对面这位眼神“苦大仇深”的帅哥,心里一阵毛躁,颇有些不自在的抖了抖,尴尬的想把伸着的手收回。却不料对面的人一下子就拉住了他的手,将他拽到怀里。Bucky感觉得到怀里人一瞬间的僵硬,感觉得到他的挣扎,也听得见他嘴里不时跳出的咒骂……这也许不是tony,也许tony失忆了而他不该这样做,也许……心中跳脱出好几种天马行空的想法,可bucky就是不想放手,怀里人的身形,他身上的气味,他说话时轻佻油滑的音调,都是那么的Tony·Stark。

他想,不管怎样,他终于找到他了。

右手抚上对方毛茸茸的头发,将他紧紧的扣在怀抱里。头在对方的颈窝中蹭来蹭去,贪婪地感受着这真实的存在,就像一种慵懒的大猫——“tony,我终于,找到你了……”

这句话,气息尾韵恍若浮游,散落在空气中,却又那么清晰的传到那人耳中。尾音刚落,怀里明明还在推搡的人,顿时没了火气,一瞬间便安静了下来。垂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的受了蛊惑,慢慢地爬上对方的背脊,抓住身上的白色衬衣,又似是不知道到该怎么办般,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却再也没有放下过。

时空流转,只因为,你我是最天造地设的一对。

但bucky显然还是低估了这个地方的荒唐程度。自然,这不是贬义,只是让bucky对这个地方的好感度下降了一个层次。正当他沉迷在Harry的颈项间,以为自己找到了人生至宝的时候,突然一道晃瞎眼的光线在眼前划过,紧接着是一个浑厚沧桑的声音——一句“咔”让还在沉醉中的bucky瞬间就WTF了……

What?搞什么?这是在拍戏?

四周的强光灯突然都亮了起来,bucky看见了掩藏在摄影棚深处的,这两天正好通过Natasha了解过的知名导演。而“tony”则是早就躲得远远的,戴上一副不知是从哪里掏出来的蓝色墨镜,笑得一脸欠揍。“嘿~!兄弟,知道么,这才叫真材实料的演技,棒极了!”

Natasha倒是没有tony那么没有同情心,她对于耍了bucky一道感觉挺愧疚的。毕竟,有些事情,她还是需要瞒着他,直到电影的完成。她转头给了Harry一个告诫的白眼,Harry立马乖乖的闭上了嘴——活像一只谄媚的猫儿——上帝啊,bucky也很佩服自己在这种被骗的情况下还有心思对tony进行观察联想 = =

“总之这场久别重逢的戏拍得真是太TM成功了!”导演很是满意的笑眯眯的走了过来,“不过bucky还请你原谅我们的冒犯,贸然把你叫了过来。不过tasha向我保证你会是一个好演员,现在看来,他是正确的。”

Bucky听到这里算是懂了,显然Tasha在蒙骗自己之后,为了向导演证实他的“演技”,又联合tony摆了导演一道。他无奈的笑了笑,看着一脸赞同的tony,感觉自己只想骂脏话。可这火又不能将火发在Tasha身上,毕竟不是Natasha,鉴于他现在对电影电视的陌生程度,他想他是不会有机会这么快就和tony相遇。尽管,这相遇,太过戏剧性,又太过平淡。

这一场戏很快就杀了青,natasha很识趣的打发众人先走一步,bucky和Harry落在后面,谁都没有说一句话。

夜里的好莱坞,霓虹炫目,纸醉金迷。空气里潮湿的水汽把灯晃浸润的晕染开来,红白紫绿,在恍惚迷离中,仿若化开的黏重油彩。他们并排走在一起,可中间的距离足有一米之远可现在这种氛围,说不上是尴尬,却也说不上是熟稔。一个失踪了那么多明年,一个也没有好好的让人等待,两个人经过了近十年的思念,没有一个人背弃过曾经的承诺,这已经是令人唏嘘的了。

Harry时不时偷偷转头看着只知道闷头往前走的bucky。十年,让他的头发中有了点点苍白的颜色;十年,把他圆润可爱的包子脸磨砺得变有明显线条的沧桑一面;十年,军队的生活也把他变得更加隐忍稳重——他竟然到现在还不理自己!从偷拍的那场戏完成开始,就一直面无表情,什么话也不说。说实话,比起这样的冷暴力,他倒宁愿bucky一上来就骂他一顿,甚至是揍上一顿。可是不管Harry在一旁怎么装作打呵欠或是不经意的咳嗽,bucky仍然只顾往前走,就是不会转头看Harry一眼。

不甘受冷落的Harry颇有些赌气的故意落在了后面,狠狠地踩着地上投出的bucky头部的影子,一边用脚底搓捻着一边小声地咒骂着。他知道前面的bucky一定听得到,可在得到一个暂时的停顿和之后的不管不顾继续向前走后,Harry又改变了战术——好吧,他开始踩前面男人的脚跟了。心里就像一个三岁小孩儿的Harry显然没有注意到现在正一丝不苟穿着三件套,扮演者一个资深企业家的他做这样的动作是多么的幼稚可笑。这明明是属于少年人的游戏,就像那时他们在监狱里常做的那样。可十年的空档太长,再见时,谁也没有想过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思想与态度来看待这场爱恋。在重逢的感动后,断弦的圆舞曲再次被拨响,跳舞的小人还是会从当时停下的舞步起舞,敲击心灵的脚步,自然而然的就回归到原位。

从来没有什么不对,有的,只是两颗依然鲜活着跳动的心。

就在Harry第八次踩掉bucky右脚的鞋跟后,bucky终于转过头,以一种很微妙的眼神审视着Harry。显然两个人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处在道路斑马线的中央,Harry湿漉漉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神里满是受伤和讨好;bucky的眼神说不上是心疼,或者说就暗示了一句话——真拿你没办法。但或许是这目光在一瞬间太过锋利,Harry在里面看到了另外一些关于惩戒、不友好、甚至是情欲的方面,下意识的把脚往后迈了一步。然后他看见bucky瞬间扩大的瞳孔及恐惧的眼神,下一秒,他就重重的撞到了面前男人的身上,惊魂未消的他们看着背后的重型卡车飞驰而过。Harry并不害怕这种死里逃生的无力感,可是他却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疼痛——bucky的手紧紧的抓住Harry的胳膊不放,那种力量就像是要把他废掉。

“bucky,放手,疼……”听到Harry的呻吟,惊魂未定的bucky这才缓过神来,而这次,他是真的生气了,“先是监狱爆炸,我不管你是怎么逃出来并改变身份的,只要你能好好活着就好;可这次,刚刚算什么?Tony·Stark,如果再发生类似的事,我发誓我一定会废了你,让你哪里也去不了。”

Harry,不,其实就是tony从来就没有看见过如此暴怒的bucky,他对自己从来都是温柔的,带些小小的控制欲,从来不会像今天一样说出“废了他”之类的话来。可tony理解他,十年的分离,几个月被骗的痛楚,情感的积压都在这一刻爆发,tony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安抚他,但他只知道现在就乖乖的让bucky拉着他的手臂,跟着他的脚步走就好,不用发出一点声音,即使他的步伐太快,tony只得大步小跑才能勉强跟得上。


评论
热度(8)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