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蝙蝠铁】少时语(一)

根据六度空间理论,你和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所间隔的人不会超过五个,也就是说,最多通过五个中间人你就能够认识任何一个陌生人,而这对于tony和Bruce来说其实并不适用。因为他们从小就认识,连接他们最主要的东西,除了双方家长的认识之外,是钱,还是钱。

在Alpha和Omega的体质还没明显体现出来时,两个少年是住隔壁的。两个人……怎么说呢,表面上互相不对付,可下了课照样一起打打球跑跑步,什么活动也不耽误。可以说,这两个孩子,在十二岁之前的时光里,可以说是天才般的小人物。尽管在外人眼里他们两个是不相上下的,但tony总是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输给了Bruce,是哪一方面呢?Tony的脑子灵光一闪——对了!气势!就是气势!他想到Bruce在给别的小女生讲解题的时候,自己在旁边不停的插嘴,然后Bruce一个眼刀甩过来,自己立马就头疼脑胀眼睛酸涩,那滴泪在眼眶里转啊转啊差点就落了下来。

Tony并不喜欢那种感觉,因为它怪怪的,一直都怪怪的,但他又说不出来是怎样一种怪怪的感觉。总之,这让tony不是很舒服。所以在12岁那一年,Bruce的父母因为工作的原因要搬到哥谭,再也不回来了,Tony也没有表示得很留恋。他只是靠在两家中间长满花藤的栅栏上,微微蹙着眉,看着Bruce为了搬家而里里外外的忙着搬东西。Bruce不理他,tony也不会主动上去帮他。直到东西都搬完了,Bruce才松了一口气,在花圃的水管那里洗了手,背着阳光走到tony面前站定,然后恶作剧的把手上的水滴都弹在了tony身上。

那些水滴在阳光的折射下发出彩色的光斑,而tony只是略微偏了偏头。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生气,他甚至都没有抬头看一下Bruce难得的笑脸。Bruce也没有叫他,只是右手缓缓的抚上tony毛绒绒的头毛,故意弄乱了tony好不容易打理好的发型。

然后,然后Bruce的妈妈叫了他一声,对着tony挥了挥手表示再见。而tony也笑了一下,对着Wayne夫人招了招手,看着那辆载着所有关于Bruce Wayne的东西在温暖的夕阳下渐渐消失。

Tony一点也不觉得伤感,真的,而且他很快就结交了新的朋友。最重要的,是那种怪怪的感觉消失了,随着Bruce的离开消失了。

这真的是一件……好事……吧……

只是再没有人会像Bruce那样陪他玩儿的那么好了。少年将身体窝在蓬松的床铺中,看着天边的孤星,一闪一闪的,羽睫缓缓呼扇着,慢慢的睡着了。

 

15岁,Howard夫妇在外出游玩时不幸遭遇车祸丧命,当时还是少年的tony来不及悲伤,他需要处理好各种混乱的对内对外事宜——他已经失去了父亲母亲,却不能再失去Howard一手创建的Stark工业。一夜之间Tony·Stark这个新贵的名字和照片出现在全国各大媒体中,他的财富和漂亮的长相都成为了几乎全美茶前饭后的谈资。然后,在Howard的葬礼上,阴暗的雨,黑色的伞,黑色的衣服,黑色的情感。Tony远远的看见了人群中的Bruce,少年在两年来长得更高了些,他披着黑色的斗篷,在墓碑前放下一朵洁白的玫瑰花。他似乎也回过头看见了tony,只是谁也没有走到对方面前,哪怕只是一个眼神的交汇。而谁也没想到的是几个月后,Tony·Stark和Bruce·Wayne 这两个名字又一次被放在了一起比较。相似的葬礼,只是主人公变成了Wayne夫妇。tony一个人站在人群之外,他想去抱抱Bruce,可是,他没有。只是在人群散尽之后,给冰凉的墓碑献上了一个吻——愿你们在天堂得以永生,我亲爱的Mrs and Ms Wayne。

 

16岁,就在tony确定了自己是个操蛋的Omega并且经历自己的第一次Omega初潮的时候,他并没有多大的惊慌。毕竟作为一个高智商的富豪(他一直给自己这么定义并且已经接受了父亲的事业),关于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是事先不能预料到的。唯一的不适,也许就是那种怪怪的感觉又回来了。那种头脑奇异的胀胀的感觉,眼眶的酸涩,仿佛下一秒就会流下泪来。而这让tony一瞬间想到了和Bruce接触的某些瞬间,某些他生气的、严厉的小片段,而每每那些时候,tony便会有些不自在。这种不自在便是还处于隐性的Omega天生对Alpha的屈服感。Tony也终于想通了为什么他会缺少那种气势——那是一个天生站在领导者地位的Alpha所固有的风度。当然,tony想的话,也可以做出那种令众人为之折服的姿态,如果不算上他也许会散发出的那种令Alpha发狂的甜腻气味的话。

第一次发情的感觉自然不会好,并且他也不会精细到自己事先去买好抑制剂。tony只记得当时他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家里,在床上紧紧的缩成一团,感受着下面不时涌出的液体打湿了他的外裤,浸透了身下的床单,又在下一波温热的液体涌来之前冷冰冰的黏在自己的身上;下腹就像有什么东西在使劲拽着他一般,重如千斤,根本就没有抬起腰臀的力气;脑子里都是一些空白交织着模糊的肉体纠缠的画面。Tony紧紧攥着手中的被子,咬着牙让自己清醒而不是把自己的手伸到后面饥渴的小洞里去。他并不是对于自慰这种事感到反感,而是他不想那样,他不想做一个最后只能屈服于一个Alpha并且仅仅作为发泄和怀孕工具的的Omega,因为他还有父亲的家业要打理,他不会让其他任何人知道自己是个Omega;也不会麻烦任何一个关心自己的朋友,即使他是个Beta;他想要靠自己硬撑过去,而最后,或许是因为第一次,发情时的欲望还不是那么强烈。三天之后,tony奇迹般的挺了过来,却也因为这个发了高烧,被Rhodey硬是按在医院里吊了七天的水。

是的,Rhodey,tony后来交的最好的朋友,他是个Beta。

 

Tony一直都知道他比很多人聪明得多——从他15岁就进入麻省理工这一点来说,是的。而这并不代表他对任何领域都很精通,可以没有任何参照的做出任何东西,就比如制药领域。而恰巧,Wayne企业却是化学生物制药的龙头。所以当吊了七天水然后满血复活的tony走进药店,看到抑制剂那一阁印着Wayne商标的药盒时,连自己都没能发觉的微微勾了一下唇角。他拉低了自己的棒球帽,紧了紧自己的兜帽,拿起一盒抑制剂,故作镇定的去付钱。收银员当时有好几次很疑惑的看着努力隐藏着自己眼睛和嘴巴的tony,tony打赌他是把自己当成了偷偷从Alpha身边溜出来卖药的普通Omega——Oh~!天哪她没有认出我来!!太棒了!拿好药冲出店门的tony简直刺激得快要叫出来了,那种感觉就像他刚刚不是用钱买而是偷出来的一样。然后他意识到,这样刺激的事,却没有人可以分享。——Rhodey?算了吧……Rhodey不把他揍一顿算不错了。轻轻笑了一笑,tony吸吸冻得红红的鼻子,把手揣到了连帽衫的兜里,沿着路边微暖的灯盏慢慢走着——我已经是总裁啦,这些想法,真是,幼稚啊……

 

Tony把药买回来之后,并没有忙于吃,而是细细研究它的成分,然后根据它的功效再加以改良,使它不仅能抑制发情期的到来,更能抑制平时里Omega若有若无散发着的那种甜腻的气味。可以说,这世界上只有tony想不想做,就没有Tony·开外挂·Stark不能做的事。这十几年来,他就靠着这种自己改良过的药,不知道度过了多少Alpha富商齐聚的危险晚会,他克制自己的饮酒,严格自己的服药时间,让自己身上除了香水的气味没有别的;他伪装得就像一个一直靠嘴上功夫取胜而不是靠强大的信息素压制别人的Alpha;最让人讨厌的是只要tony·stark出现的地方,就没有那个美女的眼睛不是放着光看着他的。而tony也愿意和美人儿们共度春宵,这让别的Alpha尽管是嫉妒的怒火中烧,却也只能借酒浇愁,愁更愁了。

事实上,在tony不是一个花花公子,亿万富翁,慈善家的时候,脱去了镜头前的华彩,他也有一丝的恐惧,害怕别人会知道他Omega的身份,然后自己会被强奸然后stark就在他手中毁为一旦——OK~!我们的主角承认他有时候也会脑内一些奇怪的小画面或者是有被害恐惧症什么的。不过总之,他,对了还有他亲爱的秘书小姐Pepper会好好照顾这个人,这一具身体。并且,除此之外,他还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只是现在还不能实现。

Tony双眼晶亮的看着电视广告上Wayne集团旗下医院放出的招收实验者的广告,吸引tony的正是广告的内容——他们可以将Omega体质改造成Beta,好运的话,也许可以变成Alpha。

或许我可以找Bruce商量一下这件事。Tony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评论(17)
热度(48)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