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楼诚衍生】【凌赵】他哭起来很好看

【恶趣味无责任拉郎2333333因为真的很喜欢医生挂的他们啊~家国天下的梗太过正经严肃文笔不够,我静静的拿我的脑洞来言情~】


凌辰发誓,她在首都机场看见赵启平绝对是一个偶然,尽管这以后这在赵医生的脑子中一定会是一个必然,但在赵启平发现之前,她隐藏的很好,并且发现了一个更加偶然的必然——根据男方的尴尬附和的表情以及女方粘腻的肢体和发光的眼神,小赵医生明显正在推脱一场被逼无奈的相亲,而这相亲还将会是一场以接机为始,在父母的极力撮合下不得不拉长战线的长时间斗争。

赵启平曾经的在朋友圈吐槽过,明明自己的家世和工作都算是很好了,在医院里想要追求自己的没有二十也有五六。然而自家那两个人脉超广人缘爆表的老家伙却还是乐此不疲的做着牵线搭桥的红娘勾当。当然,对赵启平这种在朋友间不要脸的炫耀行为,他们科室乃至全院的单身狗们对此表达了强烈的鄙视,在评论中排成了一水儿的“不要脸”队形。说的最狠的还要数赵医生的发小郭巍,一句“晒妹无耻,祝成基佬”成功的成为了最显眼的回复。

这句话可引得一众未来的“赵夫人”十分不爽,所以评论又完美的从不要脸发展成为了对郭巍的讨伐大战。

然而赵启平的所谓炫耀也不是完全没有根据的,除了书香世家工作优越之外,他清俊的长相更是最重要的加分点——身材修长却有些单薄,正派的气质调和着些阳光的的个性,尤其是那一双好像无论何时都漾着星子的双眸,湿漉漉的,有着奈良的鹿的温润气息。每每当他注视着你的时候,你就会无意识的想要沉沦。

这双眼睛,让凌辰对赵启平有着很强的保护欲。而究其由来,或许是他们在高中的时候一场爱国主义课程。这听起来或许很俗套,但老师的话语却是那么深情,讲到激昂处,连声音都带着哽咽。很多女生早就哭肿了眼睛,男生们也是一脸的感动与悲壮。这时的凌辰无心的偏偏向坐在一边的赵启平望了一眼,微红的眼角,微蹙的眉头,少年一派泫然欲泣的隐忍。凌辰忽然就想拥抱着他,想变成一叶扁舟沉浮在他眼眶流连的点点泪光中。

然后,这一眼便成了永恒。

凌辰只是想着,赵启平,他哭起来可真好看。

高中时期的赵启平已然是意气风发的翩翩少年,喜欢他的女孩不在少数。在那之后,本来心高气傲的凌辰也成了其中的一份子,而在几番暗示之下,男女朋友没有做成,却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好朋友。那时的凌辰不得不说是极其幸福的,她有着让很多女生妒忌却又无法妒忌的资本,只要看着那双眼睛,凌辰想,不管多大的痛苦与困难,她都一定能够度过。所以即使她现在早早的结婚生子了,赵启平对于她来说,仍是一抹无法忘却的白月光。

凌辰来首都机场自然也是来接机的,其实她还带着一个小恶魔,她四岁的孩子闹闹。要接的人还没来,她索性就靠在大厅柱子上看着赵启平故作高兴地演戏。

姑娘是二老介绍的,让赵启平来这接,打的是照顾人生地不熟世交妹妹的名头,而事实上这姑娘自己在北京有家,四九城里熟的很。姑娘自己也知道她是来相亲的,下了飞机看见赵启平就掩饰不知内心的激动,满意的不得了。她起先也了解了一下赵医生的性格,知道他要是把自己送到了目的地肯定丢下就走,根本就不会给自己一丝一毫深入了解的机会,所以她已经在机场粘了赵启平不下半小时,却还没有一丝一毫想要拖着行李走的想法。

赵启平本来是有手术的,是被二老逼着在科室里请了假出来的,想速战速决,可这时也被她磨得没了脾气。心想姑娘你想耗我就陪着你耗,看看谁能饿到最后。

要知道咱们赵医生可是在办公室里吃完了一整块小护士献殷勤送来的披萨的,这时候十分得体的和姑娘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话,可没有半分着急的意思。姑娘一看顿觉自己有希望,笑得更加阳光灿烂,说得高兴了竟还想着把赵启平的风流往事都挖出来。赵启平哑然,他其实是不想伤害这么活泼可爱的姑娘的,只是有些事情不提还好,一旦提了,触及到别人的底线,这个场,想要圆也圆不回来了。本来还想听她说话的赵启平一瞬间没了兴趣,开始不耐的四处张望起来。姑娘感受到了一瞬间的底气场,自觉说错了话,有些讪讪的,可还是没有走出机场的意思。于是两个人就坐在了那里,姑娘却也没有勇气再挑起话题。

看着两人没了交流,凌辰有些好笑,想着自己作为老朋友要不要帮上一把。思索再三,她决定让闹闹去执行这个任务。她放下自家的白玉团子,拉着闹闹的小手,指着赵启平的方向,“闹闹,还记得赵叔叔么?”

“记得~!”小团子回答的干脆。

凌辰很高兴的点点头,“那闹闹帮妈妈一个忙好不好?”

小团子很是听话:“好~”

于是,凌辰便在儿子耳边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编排起来,看着自家团子圆滚滚的滚了过去,邪恶的小手拉上了姑娘的裙子,凌辰很是欣慰的笑了起来。

闹闹握上姑娘的裙子,上一秒还是阳光灿烂的笑脸,一瞬间就变得乌云密布,哇哇的哭了起来,姑娘好心蹲下问闹闹怎么回事,哪知这小子抱住姑娘就叫了起来——

“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

姑娘满脸迷茫的愣在了原地。

赵启平看见闹闹,一时也没反应过来,环顾四周看见凌辰那张幸灾乐祸的笑脸,嘴角弯弯也低头笑了。只是,心中却突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他隐约记得那是什么,想要抓住一丝头绪,可最终什么也没有想起来。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凌辰也装作不明真相的群众围了上去,完全忘了自己是来干什么的。姑娘眼泪汪汪的看着赵启平,不停地摇头解释着。赵启平看着认真演戏的白团子,忍着笑拉过闹闹安抚着,然后用一种很微妙的眼神看着姑娘——没有责备,没有怀疑,却就是透着一丝犹疑与失望。姑娘自知无望,失落的坐在一旁,紧紧抓着行李箱用眼神央求着赵启平赶快带她走。赵启平更加不着急了,要知道这团子可不是什么人什么时候都能抱得到手的,闻着闹闹身上的淡淡奶香,赵启平心头的那一点不安渐渐地消散下去。

赵启平长得好看又新鲜会玩儿,本来就招小孩子喜欢,这下他拥着闹闹,稍微哄哄团子就安静了下来。新一架航班降落,人也渐渐涌入大厅,赵启平抱着演技逼真的快断了气的闹闹站了起来,正想回头找凌辰说几句话,却不想背后传来的一句话,让在场的其他三人都愣在了原地。

——没有想到,你会来接我。

抱着闹闹的手,白皙,修长,骨节分明,是一双天生拿手术刀的手。这双手在做手术的时候是那么稳健,那么有力,那么能给人以安全感。而现在,这双手却微微颤抖着,正是医家大忌,而在医者心里,正像是触动了岭上秋水,涟漪点点,波澜不停。

他突然知道了那点不安。他想起了两天前凌辰发的短信:赵启平,我哥要回来了。

凌远,凌远回来了。

回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那些有关于好的,坏的,甜蜜的,悲伤的,好似闯入了他的五脏六腑,呛得他鼻子酸眼睛疼。看见赵启平又要微红的眼周和雾蒙蒙的双眼,凌辰想要提醒他什么,但对上自己大哥的眼神,又悻悻的咽了回去。

自己当初是因为什么对赵启平着迷的,作为亲兄妹,凌远,又何尝不是这样,以至于犯下了大错?

赵启平厌恶自己一遇见凌远就起伏不定的情绪,可他还是没有勇气回头和他对视,放下闹闹逃也似的走出机场大厅,完全把自己来接姑娘的任务落在了一边。

凌远看了姑娘一眼,带着些审视与玩味。

“赵启平送我回家,你们随意。”

全然不知发生了何事的姑娘无辜受了凌远的眼刀,看着这个不紧不慢跟着赵启平走出去的英俊男人,心里不知怎的一阵阵的冒着寒气。她看向凌辰,凌辰无可奈何的耸耸肩——谁让你愿意今天来呢?这不正好就撞在枪口上了?

“小姐,你住哪里,我送你回去吧”。

姑娘茫然的点了点头,但双眼又看向凌赵二人离开的方向,意外的,她突然感觉这幅画面很美好,阳光细碎的穿透玻璃,深深浅浅的洒在两个人身上,他们就这么走着,时间像是停驻了一般,穿越古今,好像天生就要走在一起。

只有团子还沉迷于自己的演技之中,已经坐在副驾驶上还乐此不疲的一直叫着姑娘妈妈,姑娘持续受惊,只差给小祖宗跪下。但团子任正版娘亲脸都黑成碳了还是没有放弃,最后累了消停下来,盯着凌辰冷不丁的问了一句——

“所以,妈妈,舅舅回来了,我以后要叫赵叔叔什么?”

凌辰一个刹车,然后不可思议的看着正在啃着手指的无辜大眼。

凌辰感受到了惶恐。 


评论(33)
热度(588)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