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楼诚衍生】【凌赵】他哭起来很好看(3)

有小伙伴说老凌渣,所以我们就来随机采访一下小赵医生。

柳:小赵医生,有人说你家老凌是个渣男,你对此是怎么看的?

赵:其实不是的,凌远他也是有自己的苦衷,我是可以理解的balabalaba解释一通……

柳:好的好的我知道你对他深沉的爱了,就不要虐我这种单身狗了!

赵:(微笑)

————————————

老凌:赵启平!有人说我渣!

小赵:→-→哦,人家说的是事实。

老凌:⊙△⊙!!!你跟别人可不是这么说的!

小赵:(傲娇脸)哼!

 

↓正文


赵启平这个人,打小自己一个人来往惯了,所以无论在哪里都可以生活得很好。说好听点,这叫做随遇而安,说的不好听,他这就叫没心没肺。所以回家后在床上蒙着头数落了自己一晚的小赵医生第二天就满血复活了——那谁谁谁,爱回来就回来呗,关他赵启平什么事,反正北京大得很呢,他就是想再遇见凌远,北京的交通也不同意是不?

小赵医生很满意自己的这个借口,连洗脸时都下意识的哼着歌,蹦蹦跳跳的下了楼梯,双臂张开就把自己招呼到了老娘身上。赵家娘亲见儿子如此高兴,不管是因为什么,也忍不住笑开了花,惹得在一旁看报纸的赵爹爹频频侧目,却也更加摸不着头脑。等全家人在餐桌边坐下,盯着满脸得意的儿子,二老对视一眼,心里慢慢的浮现出一个想法——昨天刚见了赵妈给介绍的女朋友,今天就给老母无事献殷勤,难不成是,对姑娘满意的很?

赵爹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就这么说了出来。哪知赵启平突然就变了一副瘪着嘴的奇怪表情,拿着勺子正喝着粥的手微微颤抖着,好似正在经历什么人间惨剧。

“今早这粥谁做的?”赵启平把面前的碗一推,单刀直入。

“他!”赵妈见势不妙,立马指着赵爸撇清关系。

赵局长错愕的看着这一大一小,眼珠子瞪得比桌上的鸡蛋还大。赵启平想,要是亲爹有胡子,这时候肯定要飞起来了。嘿嘿笑着夺过赵爹手里的报纸,故作严肃的说以后的饭儿子做就好,就您这手艺还是歇歇吧。赵爹听了也乐,拍了拍儿子的手臂赶他去上班,然后略带责备的看了赵夫人一眼。

这锅,还真不应该老赵背。

 

 

无论什么样的工作,上班的生活总是日复一日重复的相似。换上白大褂,整理好仪容就开始了查房的任务,等帅气的小赵医生把一众上了年纪的病号哄得服服帖帖七荤八素之后,走出病房的赵启平内心是崩溃的——为什么老人家都那么喜欢给他介绍对象啊?难道围在他身边的姑娘真的不够多么?但不论小赵医生怎么烦恼,工作,还是要继续的。赵启平拉了拉衣领,推门进了最后一间高级病房。

病房里住的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叫李晗。体检时意外发现了胃癌,因为处于早期,治愈率还是很高的。但让赵启平痛心的是,这么一个小姑娘,还没有开始享受人生的苦乐,在如花的年纪就患上了癌症,即使治好,在医学上最多也只有十年的存活时间。更何况,姑娘的学习成绩很好,长得也很漂亮,如果身体健康,一定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熟练的拿起病床前的病历本,他坐在姑娘床沿上,温柔的询问着身体情况。李晗瞪着大大的眼睛,目不转睛的盯着年轻医生的一举一动。少女情怀总是诗,住院的时光总是无聊的,而有赵医师这么一个温柔大哥哥的照拂,每天早上的查房,几乎是女孩一天中最期待的时间。

等赵医生查完房准备走的时候,小姑娘叫住了赵启平,然后把自己藏在枕头下面的一盒巧克力拿了出来,小心奕奕的递了出去。

“同学给我的,我不能吃,送给你吧哥哥。”这是她第一次对这个大哥哥表示回馈,因对赵启平还不够了解,害怕得到的是拒绝,李晗的目光中,几乎是带着乞求的。

赵启平接过了巧克力,然后对着李晗带着感谢的笑了一笑。这笑,对于赵启平来说,是对于纯真少女的不忍与无奈;殊不知,在李晗眼里,这一笑,仿若春暖冰融,汨汨地流进她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积成一湾温柔的泉水,让人只想放起来珍藏。

回到办公室,一直跟随着他的,自喻为“赵启平粉丝团团长”的小孙护士有些不开心,赵启平问她原因,小孙撅着嘴闷闷不乐道:“赵医生,你知不知道你要是对我那样笑一下,我一顿能吃三碗饭!”

小赵医生一听乐了,心想现在的小姑娘可真是直接,刚想做回自己的老本行,每天把一个小护士逗得面红耳赤。一转眼,却又看见桌子上李晗刚刚送给他的巧克力盒子,心,突然隐隐作痛起来。他转过身,看着小护士娇俏的脸庞,语重心长的开了口——

“小孙,你要知道,作为一个护士,你一天也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虽然我不说什么,但你一天基本上一半的时间都粘在我身边,有没有考虑过工作?有没有考虑过自己?”

赵启平这突如其来的严肃是小孙从来没有见过的,这时的小孙,心里有些迷茫,有些委屈。本来在小孙护士的认知里,生气了就应该甩手走开,可看着赵启平严肃起来还那么帅气的脸,小孙也不知怎的,扭扭捏捏地吐出一句话来,“我们这还不是喜欢你……”

听到这句话,赵医生这张故作严肃的脸算是绷不下去了。无奈,带着些自恋的无奈,赵启平伸手为小护士理了理耳边的碎发,然后宠溺地拍了拍姑娘的头,说:“你们这些小傻子啊,虽然我一直没有表示,但我不是什么好人,别对我有太大希望。”

说罢转身潇洒而去,只剩下魂飞天外的小孙护士留在原地。然而,她只是在很认真的考虑自己是不是被宠幸了……

一分钟后。

激动的小孙护士双手捂脸面带桃花的跑回了护士处。

得,难得正经发一次善心的小赵医生什么也白说了。

 

傍晚,刚刚做完一台手术的郭巍百无聊赖的溜达到赵启平的办公室里来,坐下来,开头第一句话就让赵医生对他表示了鄙视。

“你知道么?今天中午姓孙的小妞一连吃了五碗饭!”

“你偷听我们说话了。”赵启平用见到变态的眼神盯着郭巍,用的是肯定句。

郭巍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是小孙自己说的,说她今天——受——到——宠——幸——了!”不说小孙还好,说了之后赵启平只想抬脚踹他,可方才刚刚在窗户上看到的一幕却让他干什么都没了心情。

他看见凌远了。

穿着白色的衬衣,没打领带,第一颗扣子解开着,正是他自己喜欢的风流模样。凌远正在和周院长说着话,赵启平在三楼自然听不清他们讲什么,只是从二人谈笑风生的笑脸看得出来两人很熟。这个赵启平倒不在意,周院长一直是他们医科大学的教授,以凌远的赫赫有名,想来不会有那位老师不记得他,再者,回国探望老师也是人之常情;但是,他在意的是凌远那一瞬间不经意的抬眼,尽管他很快的闪到了一边,但赵启平知道,凌远还是看见他了。

本来看没看见对小赵医生来说没有任何关系,但赵启平他心虚啊,就算他和凌远的关系不是那么……奇怪,毕竟昨天晚上也是给人家甩了脸子的,怎么说都是自己理亏。所以小赵医生当即就冲出了办公室,想着去护士站找那一群小姑娘说说话调节调节心情,没想到他还没推开门呢,就听见小孙护士花痴的叫声——啊啊啊啊啊外面那个人好帅!他要是能像对着院长一样对着我笑的话,我今晚能一口气吃十碗饭!

撑不死你啊——!小赵医生的心在滴血在狂吼,扭头就走,全然没有听见小孙后面隐隐约约加上的一句:可我还是喜欢我家平平……

郭巍是来约赵启平出去吃饭的,一进来看见赵医生撅嘴鼓腮帮子的幽怨样,就想逗逗他开心,没想到这马屁正好拍在了驴蹄子上,赵启平一边说着不约不约谁来都不约一边赶牲口似地把郭巍赶到了门外,然后又一个人坐在桌子后面嫌弃自己,把自己数落了一通。赵启平想,自己可真是孔老夫子的好门生啊,凌远一回来,自己把“吾日三省吾身”这句话真是贯彻到底了。

说到底还是凌远的错。小赵医生很是认同的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这么自己把自己疏解开了。

 

自我纾解这件事算得上是赵启平的强项,毕竟父母不在身边,自己一个男孩子,要是找朋友说些啰啰嗦嗦的烦心事,难免显得娘气,显得不够潇洒。所以赵启平养成了遇事必自我反省,反省过后推己及人把错误的因素均匀分配的好习惯。要知道,他可是第一次把所有过错都归功于一个人身上,凌远该感到荣幸才是。

不过在小赵医生的记忆里,自己还是有那么几个解不开的心结的,重要的是,其中大多数都和凌远有关。

就比如,那些与凌家书房有关的事。

凌远的书房,凌辰是不可以随意进入的。凌辰向凌远抗议过,但凌远云淡风轻的一句“那里面都是骨架标本和医学专业的书你要是想继承我的衣钵我就让你进去否则就别进去弄乱我的东西”就让凌辰老实了。毕竟,一来凌辰害怕那些白森森的东西;二来,她不想当医生。可赵启平不一样,自从遇见了凌远,他自小那点当医生的愿望就被无限放大,对于凌远那间书房,是有着无限遐想的。终于,在得到凌辰的支持加上自身愿望的强烈支配下,他向凌辰点了点头,有些忐忑的踏上了通向二楼的阶梯。

楼梯的级数不多,可赵启平每一步都抬得稳重,踏得轻微。那时的赵启平,对于凌远,做什么都是单纯的为了学问,可他又哪里能想到,这上楼的短短二十秒,最后竟成了改变他一生的开始。

小赵同学轻轻的敲了敲书房虚掩着的门,里面没有人说话,可门却意外地被推开一半。那时的凌远正在烦恼一件胆囊癌的病例,听见动静,想着如果是凌辰就让赵启平带着出去玩,别来烦他,却没想到抬起头来看见的是另外一个人。

凌远有些讶异,但出于礼貌还是让了赵启平进来。那是赵启平第一次进入凌远的世界,左脚踏入的第一步,他的在心扑通扑通疯狂跳着。无他,只是纯粹的对于偶像的孺慕与敬仰。说明来意后,凌远看他的目光就带上了打量与审视。思虑再三,凌远并没有马上拒绝,只是让他每天晚上和凌辰做完功课之后上来看一些枯燥的医书。

凌远考验的就是赵启平的耐性。如果他能看得下去,那么凌远就承认他适合学医;但如果没有,凌远就会劝他趁早放弃这个想法。难得的是,小赵同学悟性很好,在那样一个被凌辰说成“死气沉沉”的地方,他都能安稳的看下书去,并且在凌远有意无意的考察中表现出令人惊艳的想法。凌远自觉发掘了个好苗子,下决心好好培养他,于是给了他随意进出书房的权利。

凌辰表示很嫉妒,但这权利真的是亲妹妹都嫉妒不来的。

所以每晚,当凌辰悄悄“偶然”路过自己哥哥的书房时,都会看到这么一幅画面:略带昏暗的灯光中,凌远坐在书桌后面分析整理着病人片子的病理,时不时的抬起头指导一下窝在沙发上看书的赵启平。本来凌辰想按照哥哥那个拧脾气是不会喜欢这种温柔阳光的小哥儿的,但出人意料的,两个人相处得极其融洽。更有甚者,当赵启平不知因为什么对着凌远笑的灿烂时,一向在自己面前不苟言笑的凌远竟然也会微笑回应,那样的目光,近乎于宠溺。

凌辰怒了。

她到底是不是凌远的亲妹妹!可为什么他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笑过!还有,他赵启平竟然也会对别人笑的这么羞羞涩涩惹人怜爱(咦……?)!

凌辰有些邪恶的想,就算他们以后在一起,自已也一点不会意外。

所以,凌辰第二天早上针对此事再次对凌远提出了抗议,但让凌辰不解的是,凌远听完自己的阐述后,不仅没有想象中的严肃说教,反而一副认真考虑的样子。凌辰以为哥哥对妹妹的爱终于开窍了,却不想,凌远思考的全部内容与她全然没有半点关系。

于是,当天晚上,小赵同学在凌远的书房里得到了第一本普通外科专业的书。凌远还是坐在老位置上,只是那天他什么也没有做,靠着椅背,手指下意识地转动着钢笔,幽深的眼睛一直盯着赵启平的方向。看着他接过那本书,打开那本书的扉页;看着他突然咬住的下唇,低埋着的脸庞上一瞬间的呆滞;看着他手指轻轻地颤动,却又故作镇静的翻过那一页;凌远的嘴角突然就慢慢勾了起来。

 

那本书的扉页写着——                                                                      

你有大自然亲手妆扮的女性的脸

你,我苦思苦恋的情郎兼情妇

你有女性的柔情,但没有沾染

时髦女人的水性扬花和朝秦暮楚;

你眼睛比她们的明亮,但不轻佻

不会把所见之物都镀上一层黄金;

你集美于一身,令娇娃玉郎拜倒

勾住了男人的眼也惊了女儿的心,

大自然开始本想造你为红颜姝丽,

但塑造之中她为你而堕入情网,

心醉神迷之间她剥夺了我的权利,

 把一件对我无用的东西加你身上。

但既然她为女人的欢娱把你塑成,

就把心之爱给我,肉体爱归她们。



        ——【选自莎士比亚第二十首十四行诗,婚后生活不幸的莎士比亚借诗句来赞美同性友人,表达对友人的爱慕之情。】


评论(22)
热度(352)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