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蔺靖】风流债(上)

→琅琊榜完了不开心,他俩没见面很遗憾 TAT 所以撸了个蔺靖短篇来向琅琊榜告别

→这是一个不负责任的脑洞。一直都在想蔺晨说的那句话:靖王自有它的风骨,而且他好像也很了解靖王。虽然可以用“白头如新,倾盖如故”来解释,但这对于酥胸并不算公平;所以,我总觉得,在他们还算年少时,应该也是有一段过往的,所以,这样的结局,也不算遗憾。

↓正文

蔺少阁主的桃花遍布全国各地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楼阁。

少阁主面如冠玉,风流潇洒,一双勾人心魄的桃花眼,就如同琅琊阁的陈酿,稍微沾染,便令人沉醉。就更不用说这人本来就是个不靠谱的,楚腰遍撷他擅长,长袖惹草这项技能他也不遑多让。总的来说,只要是美人,能逃得过咱们蔺少阁主手下的,不是对男人没有兴趣,就是……对男人没有兴趣。

琅琊阁是什么地方?江湖中人第一个回答的,肯定是信息流通的最佳所在。但事实上,它更是钟灵毓秀,水秀山青的养人宝地。别看阁里一群人整天好像忙来忙去的,其实干的都是爬山挑水喂鸽子的活计,偶尔凑在一起还会编排一下自家的主子:据琅琊阁暗中的不完全统计,自家少阁主招惹过的桃花排起来可以绕整个大梁边境三圈,并且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同时,每每看着蔺晨游玩归来之后那巨大的黑眼圈,老阁主的胡子都会气的翘了起来——遇见妖精了吗?看你那副被吸了阳气的样子!

而这时蔺晨就会表现出一副鄙视的架势,斜着眼道:“哪里那里,我这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毕竟是他教出来的好儿子,老阁主被噎地当即就没了下文。阁中之人见老阁主这样,无一不痛心疾首,并非怒其不贤,而是蔺晨如果还照他老子的路子发展下去的话,蔺家怕是要断后啊!

可不管怎么样都没有用,他蔺晨看见美人就是走不动道儿,老阁主捻着须沉吟片刻,打着为小殊寻找奇药的名号,把自己儿子发配到了苦寒边疆之地。

老蔺想的是边疆地域偏僻,鲜有美人,加上气候寒冷,怕蔺晨也没有那个心思去眠花问柳,这回正好教训教训这个臭小子。可他哪里知道,以蔺少阁主的风流手段,这天下,有哪一处的姑娘是他没沾惹过的?

蔺晨很是高兴,第二天就打马离开了琅琊阁,连道个别都没有。老阁主气急,拿着杆子就去了后山钓鱼修身养性,仆人们面面相觑,却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

 

美人啊,太过聪明的就不好玩儿了

但是刚走出琅琊阁不过十天的蔺大公子马上就栽在了一个美人儿的手上。蔺晨躺在荒山的风雪中,感受着自己的肢体一点点的变冷,甚至有些变僵的迹象——作为一个武功高强的蒙古大夫,他不是没有能力解救自己——可是他就是不想起来,即使他已经困得有些想睡觉,一睡过去就会被冻死,可他还是不愿意起来。

自己花了八天赶路,可第十天自己就快要被红颜知己弄死在山上了。蔺晨琢磨着,自己真是一个既风流又痴情的好人。

边疆是没有多少好看的姑娘,可美人从来就是在于精,不在于多。就比如,这里唯一的官家小姐白双双,身段儿极其柔软,一双水葱似地小手纤细白嫩,软若无骨。更不要说那一双惑人的眼睛,眉心那一点朱砂痣……蔺晨曾经很不客气的调笑过,说白双双这张脸,放到青楼里,那肯定会成为吸干世间所有男子精气的妖精。白双双也不恼,柔柔地嗔笑着,然后攀着蔺晨的脖子,勾引似的就跌进了男人的怀里。

然后……以蔺少阁主的个性,下面不是色授魂与,桃花雨下,又会是什么呢?

但是他刚离了白双双一年,姑娘就跟变了一个人似地。跟她调情她冷笑,与她说话她面瘫。好不容易姑娘约自己喝个酒,却不想白小姐直接就把喝得醉醺醺的蔺晨扔在了荒山雪堆里。

酒里下了琅琊阁的药,蔺晨喝的出来。

可明明,喝完这药可以干点逍遥事情的……蔺少阁主的心,现在很痒。

说到底,不过是白小姐厌倦了和蔺晨的这种不明不白的关系,想要嫁一个正常的人罢了。下药什么的也是为了惩罚这种浪荡子,狠狠心把他扔在雪地里也是知道他能自己控制自己的欲望——毕竟,如果她真的恨蔺晨的话,是可以把早就准备好的丑陋老女人送到他身边的。她心软了,也知道蔺少阁主功力高强,这点小毒,随随便便就可以运功逼出。只是她没料到蔺晨的性子,远远没有她了解到的那么洒脱。

这时候故意把脑袋放空,看着自己慢慢被大雪覆盖。蔺少阁主,又何尝不是在惩罚自己?

荒山风雪里捡了一只玉面狐狸

萧景琰这时正处在被梁帝流放边境驻扎期间。几年的风霜雪打,他少年圆滑的脸颊被生生逼出了棱角,眼中曾经肆意的笑容被那年的雾霭深深埋葬,留下的,除了更加挺直的脊梁,还有那一颗不甘的心。

可再怎么不甘,现在的萧景琰除了受命驻守,也不能做任何事情,可是,他等得起。这几年在军中,他下令所有人都只能叫他将军,不能叫他王爷,因为萧景琰知道自己是一个保家卫国的战士,而不是凄凉等死的苟且贵族。戍边三年,军中上下无不称赞将军对敌有策,治军有方,可他只是淡然一笑。

毕竟,曾经那么默契的战友,他最好的朋友,没有陪在他的身边。

“将军!前面雪堆里埋着一个人,不知是否是敌国探子!”前方兵士汇报着最新得到的情况,正领兵巡查的萧景琰眉头一皱,打马上前两步看向被埋着的蔺晨——中原装束,衣装有些单薄却整洁,长得也是一表人才的样子。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腰间挂着有着白家标识的玉佩。

“如果是白家的人,倒是可以先带回去医治一下,审问之事,等他醒了再说不迟。”

有了将军的发话,战英和几个兵卒便将蔺晨挖了出来,还很是照顾得将萧景琰那件毛茸茸的随身披风给他盖了上去。然后,一行人便向军营赶去。

却不知,趴在马背上装死的少阁主在闻到披风上味道的那一刻,立马就睁开了眼。周身萦绕着薄薄的松柏清气,他偏着头看向背部挺直的萧景琰,浑身上下突然就有了一种舒爽的感觉。眼帘垂下,深深地吸了一口绒毛间沁入的清香,嘴角就那么邪邪的勾了起来——美人儿啊,果然是,极品的美人儿啊!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白双双下的毒还没解,可蔺晨突然就不想自己解了,他很想知道这位将军,在回军营后得知自己中的是春药后,会用什么方法为他解毒。

白小姐的明月心,可真的是让蔺少爷扔到沟渠去了。

流氓老狐狸的把汉开端

军营,大帐。

出去巡查捡回个大活人,在军中不算常见,算在靖王头上,那这可是稀罕中的头一回。在帐子里围着的,在大帐外围着的,有一群是一群。当然,他们关心的只是能入了靖王殿下的法眼并且被带回来的会不会是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儿,可当列战英出来轰他们,说里面是个男人的不能再男人的男人时,众将士顿时就没了兴趣。

可大帐内部的气氛,却真的不能算是太好。军医瘪着嘴,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围在旁边求知若渴的好几双眼睛,转身爬到了坐在一旁看着军报的萧景琰身前,闭上眼睛破罐子破摔的说了出来:“禀告将军,这位公子四肢倒是无碍,只是他体内的毒受寒性压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这毒……这毒是……春药!”

靖王殿下身子一抖,然后听到了帐中所有下巴掉落的声音。

萧景琰自从历练军中,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棘手的事。虽然不可置信,他还是很认真的询问军医解毒之法。军医的身子继续伏在地上,也很是认真的回应道:“考虑到驻地距城中之远以及中毒深度,最好的解毒之法,只有……房中之术了……可是,军营里,一个军妓也没有啊!”

在大庭广众之下听到这样的话,年轻的将军不免有些面颊发热。抬眼见本来还围在蔺晨旁边的众将士,一个个吓得作鸟兽散,逃得要多远有多远。当然,靖王殿下不会如此不靠谱,他只是略略沉思一番,然后抬头道:“那还是劳烦军医找人打一桶凉水来,想必一夜过后,这位公子的毒性自然会有所缓解,到时再将其送入城中,也能救人一命。”

军医一拍脑门——诶?我怎么就忘记了这最简单的方法?感叹自己果然老了,摇摇头领命退了出去。

不过被扒光了上衣扔在木桶里的蔺晨就没那么好受了。边上军医很是尽职尽责的看护着“昏迷不醒”的白府公子,一步也没有离开过。蔺晨只能悄悄的把毒从指尖逼到水里,然后假装虚弱的醒了过来。

萧景琰听闻,走到蔺晨躺着的床榻旁边想要问上两句话,却不想,床上睡眼朦胧犹带苍白的虚弱公子一把抓住他的右手,用力一拉就把毫无准备的萧景琰压倒在了床上。

在场的一个两个三个张嘴瞪大了眼睛。

还没反应过来的靖王爷整个人是懵的,脑袋唯一能感受的到的是覆盖自己嘴上唇的柔软与火热。等到军医进来摔了药碗,他才惊觉发生了什么。可这时罪魁祸首蔺晨早已经神情恍惚的哀嚎了一句“双双你为什么这么对我”,倒在了萧景琰身上。

萧景琰急忙从榻上爬了起来,目光闪烁,脸色微红。看着明显已经睡死了的白衣公子,心中一口怨气郁结却无处可发,只能对着在场大眼儿对小眼儿的几个人吼着:“看什么呢?没事干了就去睡觉!”可仔细想想还是觉得不对,转头迷茫的对收拾药箱赶紧跑路的军医问道:“军医,我……难道长得像女人么?比如说,白双双?”

军医吓得差点给他跪下,“我的将军啊你如此正气阳刚怎么可能啊别瞎想!”

正气阳刚?在一旁装睡的蔺晨努了努嘴——明明是温润如玉玉树芝兰——他餍足的舔了舔唇上残留的温热气息,转身想到,不愧是美人儿中的美人儿啊,连亲个嘴都能让人唇齿生津。

萧景琰突然觉得有点冷。

白毛狐狸的智慧全用在了歪道上

蔺晨一晚上睡得很舒服。一早出了大帐,看见昨晚目睹了那一幕的几个人有些刻意地用略有躲闪却故作无视的眼神向他问好时,蔺大公子就知道,这将军,肯定是下了严厉的封口令的,此时这般,不过是试探他的态度。所以蔺晨从善如流的,坦坦荡荡极度君子的作揖致谢,众人见此,不由得心下一宽。闲来无事,围着这位“勇士”就开始聊起了家常。当军医问起他和白家小姐的关系时,蔺晨故作悲伤地挤出一泡眼泪来,嘴上说着不可说不可说。他是不可说了,可别人都被忽悠得显露出一副我懂我懂的同情面孔。

——你们懂个大头鬼!

蔺晨心中腹诽,用余光扫视着将军主帐的一举一动,想着找个什么理由留下来。正烦恼着呢,耳边突然听到风中一丝不同寻常的衣袂声,微微一笑,机会来了。

他站起来,状若无意的往主帐旁边走去,每走一步都计算着不速之客的动作和距离,终于,在将军正准备撩开帐子,蔺晨差一步就被卫兵拦下的时候,一阵出鞘的剑声破空而来,众将士惊起继而与刺客陷入混战。而蔺晨却只是脚步游走,在一瞬间拉过萧景琰护在怀里,把背部暴露给了直直射来的一支羽箭,中箭的时机、部位他掌握的分毫不差,中箭的动作、表情他表现的一气呵成。终于,在将军难以置信的担忧表情下,蔺少阁主不仅留在了萧景琰身边养伤,还如愿以偿的住进了萧景琰的主帐。

只一箭的伤,军医断断续续的就治了三个月。如果不是最后还是好了,他简直是要负荆请罪告老还乡了!蔺晨倒是对军医的治疗水平表达了满意——伤口上毕竟是敷了他琅琊阁延缓愈合的药,治得好,就说明医术够高。

                               
      ——TBC——

评论(19)
热度(372)
  1. candydoll1997柳离萱 转载了此文字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