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楼诚衍生】【凌赵】他哭起来很好看(8)

→果然还是写现在的比较顺……回忆好难 TAT

→关于这里面的医疗事故啥的,只是道听途说来的,事情也不完整,就只是拿结果来用用(嗯……大家多多指教)

↓正文

六眼飞鱼这种微生物,首先,如果它想要存活下来,那就必须有一个能够适应的温床作为前提,在这个温暖的地方迅速的繁殖生长,扩大到数万倍;然后,通过空气中飞沫的滋养,它会变得越来越凶猛,毒性也越来越强;所以,这种生物就漂浮在我们周围的环境里,一不小心就会钻进你的耳朵,刺激一下你的神经,让你变得兴奋,从而让你的眼球迅速突出,放出光芒;让你的嘴巴慢慢张大,达到几乎可以把自己的拳头吃进去的强度。

以上这种情况,就是由六眼飞鱼引发的一种病症,在科学上,我们把它叫做——八卦。

鉴于人类还没有研发出有效抵抗这种生物的疫苗,很自然的,这种症状在医院里也是很常见的。领导会开完的这几个小时里,年岁大一点的高层本来就对这些小孩子的恩恩怨怨不感兴趣,实在憋不住的顶多在出了会议室之后跑去问问赵启平,然后赵启平就会用他一贯纯洁善良,正直的不能再正直的表情对领导说着什么“感情很好的师兄弟好久不见在他家喝酒喝多了”之类的托词,然后小赵医生就被相信了。当然,注意到两个人眼神以及郭巍肢体动作的小年轻们就不会相信这样的鬼话。当信息在嘴里咀嚼完又被放到胃里仔细的消化过后,推断出的结果就是:这两个人肯定有一腿。但是,这些人一般都是老好人赵启平的朋友,就算自己心里有什么弯弯绕小九九,在得到赵启平认可之前,就算是憋死了也不会随便说,顶多……和别的知情人吐吐槽,交流交流情报。所以,就因为这么一个漏洞,在这一说一听的窃窃私语之间,八卦就被那些有意无意听墙角的给漏了出去。

刚被凌远招呼出来的郭巍神清气爽,因为没有挨骂所以他看谁都可爱的像朵花一样。尤其是看着本来就伶俐可爱人比花娇的小孙护士,眼睛盯着姑娘可爱的小脸蛋,简直就想捧过来亲一亲。就这么想着,郭巍当即就冲着人家姑娘奔了过去,奇怪的是,孙一萌不仅没有躲,反而直挺挺的站在那里瞪着郭巍。

郭医生在距离小孙护士还有0.1米的时候瞬间停了下来。

郭巍喜欢孙一萌,医院里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得出来,可人小孙喜欢的是赵启平,而赵启平和郭巍又是好兄弟,这迷乱的三角关系让众人无不为郭巍同志惋惜扼腕。可是他是知道赵启平心里秘密的,所以对于孙一萌也是能逗则逗,每次都把人家小姑娘吓得往赵启平身后躲,可这次……郭巍有些摸不着头脑,保持着一个大雁展翅欲飞的尴尬动作停在了那里,大眼对小眼,真是,好不精彩。

毕竟是小姑娘第一次没躲自己,正对峙着不知道说什么好,却一眼瞟到小孙护士身后不远处的楼梯间,几个粉嫩嫩的护士小帽推推搡搡地露了出来。郭医生不是傻子,他一眼就看出来孙一萌是被派出来谈判的,不过看这姑娘欲言又止的样子,谈的不会是什么好事情。这边郭巍正故作深沉的推理呢,哪知孙一萌的一句话就让他兴奋的一晚上没睡着觉。

“郭医生,明天晚上我们一起吃个饭吧,就在城西小筑!”

——好好好!郭巍一听这话简直是狂喜,他欢喜,他跳跃,简直是在心里放起了烟花。

见他连连点头答应,孙一萌心中顿时舒了一口气,回头有些嫌弃的对一群外科分舵的“赵夫人”摆了摆手,又摆了个OK的手势表示搞定,这才蹦蹦跳跳的走了,只留下郭医生沉浸在五彩斑斓的幻想中不肯醒来。

作为赵启平第一脑残粉粉丝团团长,小孙护士的座右铭就是:任何阻碍了我及粉丝团其他成员成为赵夫人可能性的事情,不论什么都要调查清楚,即使是大大大领导院长大人也不行。

嗯,孙一萌的意志很坚定,即使是能让她一顿吃十碗饭的凌远也不能让她动摇,即使他长得帅。

可这一天晚上还没到呢,小孙护士就差点把自己的伟大目标给葬送了。

下午三点左右,就在新院长上任的第一天,就有一位病人的家属到医院来闹事,其实这件事情已经过去能有三个月了——一位老人在医院跳楼,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当时所有的事物都是按正规程序走的,也没有人来质疑什么,哪知会现在来个劳什子儿子来闹事。明明这个人在病人住院期间一次也没有来探望过,而且在老人跳楼的头一天医院就给下了病危通知书,死者的老伴也自愿办了出院手续。医院没什么差错,但对方来头不算小,好像就是要仗着自己的权势狠狠地榨医院一笔钱。行政副院长拿不准主意,只能搬出凌远出来解决问题。

凌远大步赶来,到了地方就是询问情况、安抚家属情绪,整个人不卑不谦,淡定从容。在向老院长了解清楚情况后他才知道,办理出院手续的所谓老伴根本就没有和老人领证,也就是根本不存在婚姻关系,而病人儿子就是抓住了这一点小漏洞来找医院的麻烦。

其实这种事情,说好办也好办,说难办也难办。好办在这种人说白了要的就是钱,只要你给得多,就算让他叫你爸爸也心甘情愿,但总归是对医院的声誉有影响;而难办就难办在不仅仅要保证医院的名声,还要和闹事者背后那不大不小的官儿斗法;刚上任第一天就出这种事,任谁见了都心疼凌远,但心疼是一回事,众人的眼睛可都盯着新院长看他怎么解决这件事。不管于情于理,凌远理理头绪,最后还是选择了后者,要求诉诸法律。

对方倒也是强硬得很,说了一声走着瞧便走了。只是脚步显得有些虚浮,没有来时那么气势汹汹。

副院长轻哼一声,对凌远道:“看来有人把你当软柿子捏了。”

凌远无奈的笑笑,眼神却登时变得锐利,“周院长明天就走了,这人看来也是想给我个下马威,但是,他好像并不了解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副院长轻声一笑,无不赞同的耸耸肩。

而正好出去遛弯顺便从医院大厅路过的孙一萌突然就被凌远这成熟锐利的气息给秒了,看了这么长时间,尤其是最后那一笑,小孙护士简直想把所有形容霸道总裁的形容词用在新院长身上。邪魅狂狷?冷漠霸道?可觉得统统都不适,这么一个斯文、帅气、又有气势的人怎么可能是玛丽苏的霸道总裁!小孙简直是要词穷了。所以,孙一萌很是认真的考虑着——她是不是要着手建立一个凌远粉丝后援会了?

“一萌,33号床的病人要换药了!”

“哦,就来就来~”

不管孙小萌物的生活充满了多少粉红泡泡,护士长分配的正经工作她是不敢不做的。

 

事情发生的时候,赵启平正在李晗病房里给小姑娘做心理准备。手术时间安排在两个周以后,小姑娘很坚强,嘴上说着不怕不怕,可微微颤抖的双手还是泄露了她的紧张。赵启平心中不忍,于是提议带着她去医院后花园走走。

秋天的风微凉,穿过女孩柔软凌乱的发,又拂过没有血色的唇角,娇娇楚楚的正是一副病美人的样子。李晗坐在回廊栏杆上,眼睛瞪得大大的听着赵启平给她讲一些奇奇怪怪的故事,讲到有趣之处便捂着嘴咯咯笑了起来。面前的男人,爽朗,帅气,处处都浸透着一种大男孩的气息,正是她一直喜欢的邻家哥哥一般的人。赵启平修长的手指在自己耳后一摸索,突然一朵不知名的花就出现了,然后花就落在了姑娘的耳鬓。

“把这秋天最后一朵幸运的花送给你,手术会很成功的。”赵启平笑着,干净,清透,仿佛一瞬就翻转了春暖花开的人世。

李晗被他感染,一时竟有些湿了眼眶,“启平哥哥,你要是我亲哥哥该多好啊,这样我走了之后,爸爸妈妈也有人照看……”

赵启平默然,只是牢牢地握紧了李晗瘦弱的肩膀。

而这时正好穿过走廊的凌远在窗边住了脚,看着他对着病人淡淡地笑着,嘴里不知在说着什么;看着他又有些沉默的抚摸着姑娘的肩头,一副郁郁的样子;看着他突然抬起了头,两个人就这么目光交错,然后,赵启平对他眨了一下右眼,有些调皮的勾起了嘴角。

凌远本来有些沉闷的心情突然就被治愈了般,悄悄的涌上一股不知名的暖流,流淌在四肢百骸。所以,他也对着赵启平笑了——别的什么都不重要,只要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能一直笑得开心,就好。

 

晚上赵启平没有去找凌远,在事情没有明朗之前,避嫌这件事凌远很理解。而他没有去找赵启平,赵启平却也是早有预料的。毕竟刚一上任就摊上了医闹这档子事,孰轻孰重,小赵医生自己有的是分寸。回到家后草草洗了个澡就躺在了床上,可脑子里,除了凌远的笑,萦绕不绝的,就是他走前李晗对他说的那话——

“启平哥哥,你这么好的人竟然没有女朋友真是不科学!”

“其实我之前有一个男朋友的,是同班同学,但我得了胃癌,不得已骗他说我不喜欢他了……”

“你要是有喜欢的人,如果他也喜欢你,不管发生什么,有什么误会,你们一定要好好在一起,要答应我……!”

——好,我答应你。当时的赵启平就是这样回答李晗的。

现在,他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夜幕下的星星,似乎想通了些事情,一夜无眠。

评论(28)
热度(203)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