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楼诚衍生】【凌赵】他哭起来很好看(11)

→第十章修改部分:

一边的凌院长吃完饭摔了筷子,“办什么事?还不是出去玩,以前就这样,这下倒好,连孩子也不要了!”

闹闹立马就变了个泪眼汪汪的委屈表情。

光晖汉语不行,对着凌辰耸了耸肩。凌辰有些心虚,却还是不死心的嘟囔了一句:“反正你们迟早都得养个孩子,早点练下手又不会死……”

赵启平忙着剥虾壳什么都没听见,倒是凌远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

而事情的结果是,因为赵启平喜欢,凌远也喜欢,所以这幅画没有理由不要,而凌辰也不敢不给。不过处于买一赠一的原则,留下的不仅仅是画,还有那个白溜溜滑嫩嫩的孩子。凌远站得远远的就是不管,赵启平看着一直粘着他已经困得眼泪汪汪却还不撒开扯着他袖子的手的闹闹,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凌远,今天晚上还行,可明天总不能把他带到医院里去吧?”

凌院长坚决的摇了摇头。

赵启平无奈,抱着团子好不容易把他哄睡了,放到凌辰的房间去,这才下决心道,:“算了,我妈在家里没事,干脆明天送给她玩好了……”

凌远的笑容顿时扩大了起来,“你能这样不避讳伯父伯母,我真的很高兴。”

赵启平低下头,睫毛在暖黄的灯光下投下深深的影子。他舔了舔唇,突然又抬起头盯着凌远,无奈的笑中带着些微微的羞涩,“反正,他们迟早都是要知道的。我既然选择了你,就不会害怕别人说什么。”

凌远有些震惊的看着赵启平,他知道他们要面对的很多,可能前方要走的路会很长很长,社会的舆论,他人的言语,家人的阻拦……凌远知道他自己并不在乎,但赵启平,一个如此敏感,如此看中亲情的人,也会为了他们这段意外的感情而坚守如斯。

曾几何时,凌远也是做好了赵启平弃他而去的准备的。

四目相对,赵启平看得认真,笑得温柔,“凌远,我还记得你给我的那本书,王尔德,可是你要知道,我不是波西,我不骄傲,更加不自负,我只是一个一直默默仰望你,然后爱上你的人而已。”

凌远此刻已是眼眶濡湿,恍惚中,他好像又看到了十七岁的赵启平。将那人拉倒在自己怀里,他死死的扣住对方的脖颈,腰身,毫无邪念的拥抱了久久,久久。

即使早就踏进这漩涡,可他还是没有预兆地被感动了。

赵启平没有动,只是任他拥着。眼眸黑亮,犹如云开月明的漫天星光。

 

波西曾经说过:“如果你不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王尔德,那一切都不再有趣。”

王尔德在给波西的信中写道:你的身体,这我不感兴趣,可以留给你父亲;你的灵魂,这他不感兴趣,可以留给我。

可他们一个不是波西,一个更不会是王尔德。

所以,他们两个人之间,会永远没有顾忌的相爱下去。


(本来改完一看,诶,这不就要完了么!可往下一写,嗯……又多了起来。。。。最近真的好忙,感觉每天都有事情【躺平……  一直在等我的妹子向你表白!!但是这一章质量不高,也就还是个短小的过渡。。。这次打完鱼之后,我感觉我又要开始晒网了【打人不打脸 )


(11)


或许是因为感动太多,震撼太多,这种情绪冲淡了很多很多关于欲望的冲动。再加上有闹闹,所以凌远和赵启平虽然躺在一张床上,却只是默默的温存着。

更深露重,晓幕鸡啼。

这一夜方至醒来,两人的嘴角都是带着笑的。

由于赵启平要送闹闹去自己家,所以凌远早上是要自己走的。在伺候完小皇帝穿衣洗漱之后,赵启平把闹闹放在饭桌边,然后又跑到玄关去折腾凌院长的领带。

“我跟你说,前两天我新学了一种打法,特别适合你院长的风范。”

凌远也不着急走,就站在那儿,抿嘴笑着看那细白修长的手指在深蓝色的领带中穿梭,看着小赵医生时不时撅撅嘴的认真脸,突然就想倾身去吻他微勾的唇角。而在一边眨巴着眼睛看了很长时间的闹闹突然就出了声,“舅舅——”

生生收住前倾趋势的凌院长感觉腰“咔嚓——”了一声。

看着那副山雨欲来的阴沉脸,赵启平忍不住笑,团子却还是那副纯洁的小天使表情,“舅舅~”他指了指墙上的钟,“你快迟到了耶~”

凌远气极反笑,快步过去把闹闹抱了起来,又走到阳台上,作势开了窗户,“小人精,你要是在赵叔叔家敢不听话的话,我就把你扔下去。”

团子滴溜溜的转着棋子般晶莹的大眼,紧紧的勒住了凌远的脖子,一边又脆生生的说道:“才不信,赵叔叔会教训你的!”

“哦……?”凌远回头,打量着倚在墙上朗月疏风的赵启平,眸色几般变换,“那我倒真想看看你小赵叔叔会怎么教训我。”

小赵医生突然一冷,顺手打开门:“放下孩子,赶紧走……”

然后凌远就被赶了出来。

 

刚走到大院,没想到将将从大门走出来的赵爹和司机伯伯,看见赵启平开着的车,突然就变了副意味深长的样子。两辆车在中央街道相遇,又擦身而过,赵启平隐隐地感受到了自己父亲的微微不爽。

他说不上自己是怎么想的,但无疑,他平缓的心情告诉他,那不会演变成一件坏事情。

赵启平从小就很迷信自己的第六感,不管是遇到什么事,只要体会一下自己的心情,他就能大体判断这件事未来发展的好与坏。他还记得,自己大学一年级和郭巍去夜店里喝酒,在舞池里跳的正high呢,突然就遇上了砸场子的暴力事件。当时在场的人基本上都被叫到局子里去问话,能保的也都被保了出来。而他因为没有亲人在身边,情况特殊,所以呆在那里的时间就比别人长了很多。

因为牵扯上的事件比较大,郭巍当时有些崩溃,可赵启平却只是安静的等待着,甚至还笑着安抚自己的发小儿——他只是感觉,他们最后会安全无虞的出去。

郭巍没有胆量找自己爸妈,最后还是赵爸爸打来电话,托自己在北京的某个好友将两人担保了出来。

而把车终于停在自家楼下的赵启平,手上牵着雪玉可爱的团子,抬头看向楼上。在阳台上,自己的母亲,正默默看着父亲离开的方向;刚欲收回视线,却又落在了那辆银灰色的车上,赵启平胳膊上,然后是牵着的两双手,以及换上天真无邪笑容的闹闹脸上。

赵妈虽然不能算聪明,却也不傻。她自然不会认为闹闹会是赵启平的私生子,更何况那辆车她认识——在之前的很多很多年,当他们休假回到北京的时候,两夫妻不止一次的看到过自己儿子从这辆车上下来,带着一些不同寻常的笑意。

然后赵爹就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侦察技能,即使身在外地手也能伸得很长,一来二去的就查到了凌远身上,不仅将他作为重点监视对象,甚至在赵启平不知道的时候和他谈过。具体的谈话内容赵爹没有和赵妈详说,但她知道的是,所有的话题的中心,不过是保护一个父亲的儿子,一个师哥的师弟。

“妈,这是……”,赵启平还在想如何向母亲说明,赵妈到是抢先了一步,朝团子招招手,然后满脸慈爱的抱起了跑过来的孩子,状似无意道:“启平,你知道么,昨天晚上你爸腰疼,直接去了你们医院……”

“什么?”赵启平担心父亲的腰伤,所以没有在第一时间感觉有什么不对。

“甄医生给看了,就是平常的拉伤,不是老毛病,这个你到不用担心。只是,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昨晚怎么没在医院值班?”

刚刚安下心的小赵医生心立马又悬了起来——怪不得刚刚老爹看自己不对劲儿!

“妈,这个……”

话又说了一半,再次被赵女士打断,“你先去上班,有什么晚上回来再说。”

语气并不如平常那般温柔甜软。

赵妈妈是一个真正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娇憨小姐,天性纯真,无忧无虑。在家里和自己的丈夫相处,向来是能撒娇就撒娇,能依赖就依赖。所以说赵启平所谓“小哭包”的属性,不得不说是和这位赵家女主人息息相关的。自然的,当她话中带着严肃时,赵启平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了。

更何况,她好像对闹闹的情况很是了解。

 

这就导致小赵医生一天都心不在焉,早上查完房,一个上午基本都耗在了走廊的窗前,连凌远在后面靠近都没有察觉。

“怎么,那小子跟伯母相处得不好?”

“没有”,赵启平想了想临走时他回头看了一眼,闹闹正给赵妈妈一个大大的kiss,把老人家哄得心花怒放,“闹闹以后绝对会是个情圣。”

凌远笑得勉强,“凌辰和光晖,我对他们带孩子的方法不敢苟同。”

“凌远,你之前认识我父母么?”赵启平问得突然,本来还面带微笑的凌远突然就僵住了。他突然就想到了一些事,一些他和面前这个人的父亲做出的某些承诺。

将手抄在白大褂兜里,凌远笑得坦荡,“赵启平,今天晚上我和你一起回去,有些问题,是该解决一下了。”

小赵医生歪头看着院长大人胸有成竹的样子,突然就笑了,“好,听你的。”

 

只是还没等到晚上,最有意思的戏就上演了。

傍晚,已经过了要下班的时间,可医院大厅里还是病人如织。手随意滑动着鼠标,凌远看着电脑里的报表明细,突然没有原因的一阵心烦。

凌远和赵家爸爸的会面,具体的,应该是发生在赵启平的大三的暑假。那时候宴苗和柳氓刚刚在双方父母的认可下订了婚,而赵妈妈作为见证人,看着传说中的自己儿媳妇变作他人妇,心里蛮不是滋味,并不清楚前因后果的她就开始为小赵同学伤感,也生怕小赵同学想不开,所以就托了郭巍好好照看着赵启平,别让他“太伤心”。

郭巍深感责任重大,时不时的就化身贴心老妈子,串门过去赵启平宿舍开导他云云。赵启平和舍友们觉得好笑,就没提醒他。所以操心的小郭同学硬是帮赵启平他们一宿舍打水送饭整整服侍了他们一周,就为了“安抚”发小儿脆弱的小心脏。

不得不说,那时的小郭同志真的是一个纯良的好少年啊!

最后还是宿舍长觉得过意不去,特意过去告诉了郭巍赵启平“好像又谈了恋爱不知道对方是谁但感觉很恩爱”的事实,郭巍当时就气炸了。但脑回路奇特的他没想到找赵启平,相反的却去找了宴苗抱怨。宴苗一脸尴尬的听完小郭同学的哭诉,然后语重心长的问道:“郭巍,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和赵启平真的真的没在一起过呢?再说了,你找我有什么用,你找他算账去啊!”

郭巍一副老子早就看透一切的样子,“除了凌辰,她还不能算个女生,赵启平也就跟你这一个姑娘亲近过……让我去找赵启平?算了,他除了上课就往凌大哥家跑,真这样我还不如找凌远……”

话音刚落,他就看见了宴苗那意味深长的表情,“为了你好,你真的可以试一下。”

郭巍倒是没有领会到什么重要的东西,他只是在想到凌远无论何时都板着的那张脸时,无端端哆嗦了一下。

他接受了宴苗的建议,不过却把主动权交给了赵家爸妈,然后自己装作很重要的样子能有半个月没有搭理赵启平。

只是小赵同学和他不是一个专业,更何况那时他正蜜里调油,根本就没注意到郭巍有没有在他身边转悠过。

然后,赵爹顺着这些蛛丝马迹就查到了凌远头上。


(对了,赵爹赵妈很温油很开明哒~表多想哦~)

评论(19)
热度(178)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