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楼诚衍生】【凌赵】他哭起来很好看(13)

→欠揍的我又回来了。。。感觉写文像我这么耍流氓一断片儿就一个周的真的……嗯【望天。。。但最近也不造为啥乳齿的忙。。。。

→注意,耍流氓章节,短小,嗯。。。如果联系前后文,可能有bug,最后会改好的~

→我感觉我好像要写完了。。。然而我其余的脑洞已经泛滥不堪了,需要抽根烟冷静一下。


↓正文


赵家妈妈发誓她以前绝对没有见过凌家的儿子,但此时看着凌远——眉目悠远如泼墨远山,双瞳熠熠如深井月潭,唇角微勾中,端得是一副风流自在阳春白雪的高洁的样子——一个久违了的称呼突然就冲出了口:“Doctor Victor?”

赵启平疑惑的转头看向凌远。

凌远点了点头,道:“您好,赵……伯母。”

他本来下意识的想叫赵女士,但想了想赵启平这层关系,临时又改了口。

 

而这两人这般,充分证明他们是认识的。大约是两年多前,赵女士和赵徵同志吵了一架,当即就飞去美国投奔闺蜜,却不想第二天就在国会图书馆的台阶上扭伤了脚,肿的还很厉害。当时凌远正带着东西从里面出来,见是同胞便伸出了援手,把赵妈妈带到了医院包扎。

赵蓉蓉一直是一个娇矜的少女,时而自负,时而感怀的秒秒钟就能哭出来。就算是已经到了半百的年龄,这种性格也依旧没有改变。但由于她保养得当,这种搭配也没有什么违和感。

其实,相比于少女时期的赵小姐,赵妈妈已经改了很多很多,尤其是在赵启平出生之后,一直到他长成翩翩少年,赵蓉蓉把以往用在赵徵身上的那些蛮横全都转变成了温情的母爱。当然,你是不能指望她对赵启平做出什么感天动地的事情来的。就比如,出于对自己儿子的疯狂迷恋,她硬是拉着十八岁的赵启平去拍了一套写真,在外地的时候每天翻一遍,还把其中一张设成了自己手机的屏保。

赵妈是自己出来逛的,出了这样的事自然要向闺蜜报备一下。当她拿出手机开始开始打电话时,凌远看着手机屏幕上笑的灿烂的男孩,有一瞬间的失神。

当时他想的是,赵启平纯良温顺的眉眼,倒真像他妈妈。

赵蓉蓉没有察觉到面前这个青年有什么不对,临走时为了表达谢意,她还邀请凌远有时间一起去喝杯咖啡,并且询问了他的名字。

凌远只是微笑着朝赵妈妈点了点头道:“Victor。”

 

至于凌远为什么会在美国,事情还要从研究项目开始。当实验被初步证明成功,行动便变得自由起来。恰好医院里有一个去美国进修的机会,吴秋白就推荐了凌远。而正是因为这次的质疑让凌远对国内医学界的某些风气感到失望,怀着对国内医院医疗体系及制度的不满去了美国,希望回来之后,起码在自己工作的医院,能以一己之力带动整肃风气。

在走之前,他不是没有想过赵启平,只是当时的一腔热血不允许他去做一些多余的事情。所以他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北京,如此,他与赵启平的咫尺真正变成了天涯。

 

赵蓉蓉其实是有些激动的。方才在家里听赵徵说起凌远,却没有在报纸上仔细看清凌远的样子。如此一见,倒是让赵女士想到了些什么。

“Doctor Victor,我还记得之前我问过你有没有女朋友,而你回答我的是,你觉得你跟我很有缘,因为你喜欢的那个孩子也姓赵……”,她摸了摸自家儿子柔顺的头毛,又捂着嘴笑了,“不会就这小子吧?”

凌远承认道:“伯母见笑,以后还是叫我凌远吧。”

小赵医生听完了全部对话,却忙着整理着自己的头发,好像对他们这种熟稔的表现没有任何好奇,只是在肚子里憋了一口气,怎么想都不舒坦。

一直到换上了常服,坐进车里,当司机叔叔对着凌远互称姓名进行寒暄时,赵启平翻了个白眼,算是彻底没了脾气。赵妈妈抱着团子坐在前排,他们坐在后排,为了避免表现的很亲密,赵启平悄悄的戳了戳凌远,揪着他的领带让他附下身来,两个人凑到座椅后背说话。

凌远觉得好笑,他配合赵启平纯属觉得小赵医生玩儿心大起。然而赵启平却不耐的又拉了拉凌院长的领带,低声严肃道:“别笑,凌远你行啊,我爸妈都被你早早拿下了,竟然还有司机……我家里还有你没有渗透到的人么?”

凌远竟然认真思考了起来,“好像有,比如说……你二大爷。”

二大爷是赵启平家最近养的一条金毛,时而聪明,时而其蠢无比。

赵启平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你二大爷!”

 

在赵家吃的一顿饭,竟然是异常的和谐。

赵蓉蓉本来就听自己儿子的,这下又见凌远正是自己以前欣赏的那位维克托医生,便更加热情了起来;而赵爸爸这边,在把凌远叫去书房说了一会话后,在餐桌上竟然和凌远称兄道弟起来,酒到微醺时还和院长同志讨论起了政治大局与人生哲理。凌远也不嫌老套,很有耐心的陪着这“半个父亲”聊了半个晚上。

赵启平在得到父母的允许之后,心中不免感动,只是看到另外三个人聊得开心,却把自己扔到了一边,顿时觉得有些心力交瘁。然后,在看到他二大爷伸着舌头两眼放光的盯着凌远时,小赵医生深深感觉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地位受到了威胁。

赵爸爸不胜酒力,喝完搂着闹闹便睡了。而凌远虽然没醉,却也是不适合再开车上路的。于是,送凌远回家这个重担便落在了没有喝酒的赵启平身上。

赵妈妈在门口看着两人走向停车位,一双高挑的身影,同样的潇洒帅气,不同的气质底蕴,对视交谈时的侧脸,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让人感动。她心里一暖,想到儿子自幼的孤单终于得到一双圆满,眼眶里止不住得就涌出了眼泪,对着儿子喊道:“启平,早点回来!”

赵启平回头招了招手。

当然,赵妈妈只是担心儿子的安全,想让儿子早点回来守着她。可这话听在喝了点酒的凌远耳朵里,就变了点味道。他歪头抿唇看着赵启平,突然靠近,带着气声在赵启平耳边说道:“伯母怕我吃了你。”

薄薄的热气喷到耳朵上,带着些暧昧的酒气。赵启平耳根红了一红,扭头鼓着嘴哼了一声,“有人为老不尊耍流氓啊……”

凌远故意板着脸道:“登鼻子上脸。”可言语中,分明是带着宠溺的。

月朗星疏,落叶铺了满地。厚厚的衣袖下,时不时碰触的指尖微烫,一壶醇酒,醉了人心,亦醉了时光。

 

在到家之前,凌远在车上其实是昏昏沉沉的,天逐渐的冷了,赵启平良心大发的给开了暖气,如此,饱暖微醺之中,他思不了淫欲,倒是有些想睡觉了。可赵启平却不想拖着这么个累赘爬楼梯,在楼下硬是扯着嗓子嚎了好几声才把凌远叫醒。

半梦半醒的凌远摇着脑袋强迫自己清醒,又静静的在副驾驶上坐了一会,抬眼对上的,便是旁边那一双细致温柔的眉眼,看着自己,无论何时都浸透着静谧温吞的烟雨。

他突然就很想吻上去。

可是他没有,只是问了一句话:“赵启平,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

 

搬过来和我一起住吧。我会好好照顾你,不仅仅是为了弥补过去的那段时光,更加是为了我们两个的生活。我会在夏天泡两杯清茶,一杯热的,另一杯放在一边等雾气消弭;我会陪你去酒吧,静静的听你唱完那一首关于爱情的歌;我会陪你去做任何之前错过的事情,因为,以后我会永远陪着你。

 

这是凌院长此生想过的最朴实最平淡最没有文化内涵的语句了,可它却又那么温暖,让人只是想着便生出向往,只是念着便湿了眼眶。

只是他也没有说出来,他说的是另一句话,“过去的事,你从来就没有问,我知道这是你性格使然。但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一声不吭的消失。即使要走,起码,我也会让你先知道。”

因为,如今,你已是我唯一的软肋。

赵启平的眼神变得愈加深情,微红的眼眶看着凌远,笑得像个十几岁的孩子。

他回答:“好。”



-------------------------------------------------

→因为真的很忙,所以感觉流氓的一周还要继续。。。对不起等文的小伙伴。。。但回来应该就完结了,然后,我会把那锅肉炖好的。。。

评论(28)
热度(220)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