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蔺靖】二十四时令 【惊蛰】

本篇宗旨:将胡诌八扯进行到底 

#问原作到底是什么#

↓正文

惊蛰:一候桃始华;二候仓庚(黄鹂)鸣;三候鹰化为鸠。

只是萧景琰怎么也没有想到,他最后却没有等到蔺晨回来。

淅淅沥沥的细雨不断,打在竹叶上,黏连又潮湿,明明是春日,却偏偏沁出一丝寒凉的气息。整整两日,年轻的皇帝站在檐下,看着竹帘外的接连不断从房檐上滴落的流水,涟漪回荡,圈圈点点,就像他杂乱的思绪,如何也稳定不下来。

手里信鸽传来的信件被攒了又攒,一张纸早已经变得皱皱巴巴。

说不担心是假的。任他蔺晨武功盖世,有些恶毒的法门,他是如何也避不过去的。

就比如,人心。

方孝衍倒是有些怪异,他后来又来了一次,对蔺晨的消失视而不见,仿佛这个人本来就不存在。最有意思的是,他竟然又给他带回来一个所谓“名医”——老人白发虬须,素衣草鞋,褴褛间颇有一股清正自在的仙风。

这样的人,在萧景琰眼中,必定是傲然不嗟于世的。但意外的是,老人在方老爷面前,却是唯唯诺诺,言听计从,那种卑微,是他萧景琰一生所不齿的。

景琰见二者前来,还未有所动作左臂便一阵酥麻,卧倒在榻。然后迅速的蔓延到全身,如同泡在温热的水中,不可动弹,想要出声却无能为力。

萧景琰的眼中充满着震惊的怒火。

老者视若无物,伸手执起青年软弱无骨的手腕,捻着须子慢悠悠诊起脉来。

“叔流,如何?”方孝衍附身相问,一副探究的神色。

“武功微弱,加之,确是不举……”

叔流先生话音刚落,萧景琰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他的身体怎样,自己自然是清楚的,但这老先生为何要说这个谎,才是让他琢磨不透的地方。

话虽这样说,可在场的第三个人,却兴奋的有些异常。

“原来是真的……”,方孝衍脸上突然生升起一阵激动的红晕,连忙下指示,“快,把他的武功给我废了,其余的不要管,你留在这里看着他,最好能把他养成一个废物……”

景琰看着他如同入魔般的神情,心中一阵恶寒。方明月现在如何他管不了也没心思管,但蔺晨,十有八九是落在了方孝衍手里。

这个方府不简单。光看家主,神情阴鸷,从武功路数来说,便是一身的邪气。更不要说府内五行八卦错综复杂,人来人往来去无踪,这一切的一切,都充满着诡异。

萧景琰自身武功不弱,此时要反抗,若是气运周天,冲破禁制,也不是不能。只是他刚刚提气欲恢复体力,左腕上轻搭着的双指却处却陡然多出一股内力沿手臂上升,一股刺痛迅速遍布全身,老者又捻起两枚金针,使其没入两腿。

施针带来的剧痛使青年忍不住叫出声来,豆大的汗珠在姣好的眉眼间流下,方孝衍看着这一幕,心里充满着一种变态的满足,他哈哈笑着,背过身去离开了小洲。

但正受着苦难的皇帝却对老者无端端生出些许好感。过程虽然痛苦,可自身因体质问题而阻塞的经络却被打开,如春雨滋润,万物抽芽,顷刻间功力已更上一层。但这只是一瞬间,医者收工,萧景琰便再也感受不到体内任何内力,连平时拿起来轻若无物的宝剑,都变得极其沉重,挥舞不过两下便气喘如牛。

"金针封脉?这倒是一个伪装功力的好办法。"萧景琰活动了一下酸软的手臂,很是怀疑的看着身后的鹤发老者,“景琰不才,只求老先生告知原因。”

医生倒是笑开了,“公子又何必多礼呢?小老儿到想反问一个问题,还请公子……如实赐教。公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萧景琰眉头一皱,看着老头子与以往不同的精明,心下有些纠结。一来他个性使然,从不愿意蒙骗他人,但皇帝的身份绝对不能吐露;二来这老先生明明一身不输于方孝衍的武功在身,却能令方老爷蒙在鼓里且对他信任有加,必定不是俗人,若轻易蒙骗,只怕会立刻被他识破。思量再三,还是闭紧了嘴巴。

见青年面有愁容,叔流先生倒心下了然,紧接着道:“公子不要多想,这个问题,小老儿不如换一个方式来问,就比如,你和蔺晨……是什么关系?”

萧景琰立刻拿着茶杯的手抖了一抖。

“这个……到真是比第一个问题难得多啊。”稍加思虑,他倒是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情,“叔流先生熟知琅琊阁内心功法,又对其少阁主连名带姓相称,莫非老先生……”

叔流抬手制止青年将欲出口的话,原本犀利的目光变得慈爱起来,却还是像个老顽童一样调笑着,“还不叫我老泰山大人!”

萧景琰:“额……诶Σ(っ °Д °;)っ?”

——他确定自己养得是个儿子而不是女儿?还是他对自己儿子的某些“能力”有点误会?

我们亲爱的大梁皇帝陛下是很想吐槽的,但在这种情况下,不答应简直不是大丈夫所为,从善如流才是正道。于是在景琰把老头子哄高兴之后,叔流先生很是话唠的把所有他经历的事情说了个明白。

“他让我来,只不过是验证一下晨儿的某些话而已。”

琅琊阁老阁主蔺叔流,遁世多年,江湖传言或死或伤,就算是亲儿蔺晨也难以掌握其踪迹。殊不知叔流先生恣意江湖,悬壶济世,脚步遍布天南海北,医治过的疑难杂症救治的流民不计其数。

而坪萦镇,便是北上的必经之地。

叔流先生是三年之前才在此处落脚。时有奇症出现,镇上医者都束手无策,而老阁主妙手仁心,一出手便被人尊为神医。

但若是说到他与方孝衍的关系,也算是神来一笔了。总的来说,蔺叔流名声在外,而方明月在两年之前突然身染重疾,求药无门。一次发病之后吐血不止,几乎丧病。为了给女儿治病,方孝衍趁人不备扣下了老先生身边一位女眷,而蔺叔流为了救人也只能委屈求全,进府治病。

原本想着治好便走,却不想发现了方府某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于是便故意延缓了方小姐的医治期限,暗地里进行调查。

但问到关于蔺晨的消息,蔺老阁主也只能微微叹了一口气。

“苦也是受过一些的,受了些皮肉伤,内力有所限制,我也给他送了一些金疮药。只是他是特意的,具体来说,和我走的是一个套路。”

“那他……在……?”

“偷天换日,水华仙居。”

听到这里,萧景琰才放下了心。

被囚禁的日子,百无聊赖。整日里也只能写写字、练练剑,帮蔺老阁主晒晒药材,一起坐在房檐上把酒临风,对月当歌。

据叔流先生的话,方孝衍只等过几天把一个已经变成废物的萧景琰提出来,装模作样的为他和方小姐成个亲,让萧景琰入赘进方府便可。

而现在被“囚禁”的蒙古大夫“蔺晨”,早已经死在了地下水牢里。

“只是,额……老,老泰山,您为何一定要说我……不,咳咳,不举呢?”

蔺叔流一脸的促狭,“此话出于晨儿之口,具体原因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只不过,景琰啊,既然晨儿提了,这里面也有你的不是啊!”

萧景琰:“(⊙﹏⊙)……诶?”

“你说说,你要是……”,叔流先生四下相看一番,陡然降低了声音,本来风流的面孔此时显得有些贼眉鼠眼,“这房中之事儿上,你要是做的让他尽兴了,他至于这样抱怨你?”

青年没想到这老丈说话竟如此露骨,一时间把自己憋成了个大红脸,脑中无意识的闪过蔺晨某些夜里贴在他耳边下流的话语,突然站了起来,手握了又松,一句话也没说地走远了。

蔺叔流:⊙▽⊙?

景琰回到自己房里,饮了一杯凉茶,将酒意与冲动冲刷之后方冷静下来,开始思考蔺老阁主话里的信息。

在表面上看,方孝衍的行径也就与为富不仁,强取豪夺无异,然而蔺老阁主刚刚透露的,才真真让人不寒而栗——一个道貌岸然的所谓君子,竟然觊觎亲生女儿的容色,想方设法地要把她禁锢在自己身边,就算是已经怀了他人的孩子!

而萧景琰,不过是让他这等肮脏的行径名正言顺,保存颜面的一块垫脚石而已。

等等!年轻的帝王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揭开灯罩,将几天来江左与琅琊阁传来的信件投入火中,明晃晃燃烧的火焰,在青年脸上映出忽明忽暗的阴影。

他还是,出手了。

萧景琰身为靖王时便常年驻扎在边疆,成为太子后,更是身处深宫,在江湖上的经验,可真的算是少之又少。然而,这方府里私下的勾当,他自小在宫里见得多,听得也多。只是没想到,这次,竟会用在他身上。

手上的纸将要烧完,火势却越来越大,萧景琰心中波涛汹涌,无心注意,眼看着就要烧到手指,一个青衣小童突然飞身进来,一盆凉水浇下去,火是灭了,只是这一半身子都被水浸透,湿得狼狈不堪。

这人是谁,也是不言而喻了。

景琰曾听长苏说过,这飞流自从被琅琊阁收养,与蔺少阁主一直不对付,相互斗嘴泼水乃是常事。蔺晨十分疼爱这个弟弟,而飞流也很喜欢他的蔺晨哥哥,只是这两位相互表达喜欢的方式,也真是太过特别了些。

萧景琰好不容易从散落的湿发中将自己的脸整理出来,看着飞流的眼中半是无奈半是疼爱。飞流紧紧撅嘴皱着眉头,扔下水盆在青年面前盘坐下,“水牛!火!烧到了!”

青年笑笑,还没来得及说话,飞流眼珠一动,开始一股脑儿的往他身后躲。萧景琰功力被封,身体比常人还弱些,自然感觉不到什么,只是直觉有事发生。将欲提剑站起,叔流先生的声音传来,关着的门被强劲的风力瞬间冲开——

“哎呀呀小飞流,我在来的船上就闻到你小子的味道了!现在才出来真是不乖!快出来,给大爷我跳个孔雀舞瞧瞧!”

真是知道蔺晨这脾性是跟谁学的了。

景琰回头看着飞流,飞流的眼中是拒绝的。

然而飞流的拒绝并没有什么用处,长久的对峙演变成了一老一少纠结在一起,从岛子的东边打到了岛子的西边。

萧景琰看着在月光下打的不眠不休的两个人,心中一阵无奈——也就是多亏了这两个人武功高强,衣袂步履无声,否则就这么个打法,方孝衍还不立刻派人上来灭了他们?

一阵凉风吹来,浑身是水的皇帝陛下打了个寒战,思来想去还是去了始芳阁后林中的一汪温泉。

清风明月,身着沐浴白衫的萧景琰在青衣小仆的指引下走向温泉。红彤彤的灯笼散着温和的光,摇曳在嶙峋的瘦石上,于盈盈地水波中映出悠悠的光影。

他在水边负手而立,睥睨间的王者气质竟无端端的让仆从们有些腿软,只能顺从地纷纷后退出水境,在外等候。

只是在假山后,一个人影却徘徊不去。

看着青年慢慢褪去中衣,露出白皙的皮肉,匀称挺拔,肌理分明,背后大道如虫般佝偻的伤痕,透露着战场军人的铁骨;茱萸殷红,点缀间却有着些不合理的单薄气息;双腿笔直且修长,缓缓走入温泉之中。这许多不协调的因素掺杂之下,竟无端端的生出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诱惑。

青丝散乱,乌发红萸,在温水蒸腾下脸庞渐渐红润起来,水中美人儿仰起优美的脖颈儿,眉眼迷离间对月长叹:“蔺晨……”

一道黑影潜入水底,悄然无踪。

评论(14)
热度(29)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