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凌赵】他哭起来很好看(番外)明日(二)END

 

→其实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没头没尾的,好像。。。就是为了给孩子们配个对儿。。。。。。


↓正文


 5.


  话又说回来,我们在开头的时候说过,赵医生这么一大早起来是有原因的,他要开车去机场接人,接他在外地开完会回来的亲爱的院长大人回家团聚。大清早儿的,路上的车也并不是很多,所以很快的就到了飞机场。


  机场里十分空旷,却也被初生的阳光照得异常明亮。应该是降落的航班不多,所以接站的也只有稀稀落落得几个人。赵启平本来生的就好,高瘦,眉眼清明,站在人群里也是一眼就能认出来的发光人物,更不要说在空荡荡的机场里了。


  所以在航站楼下楼的时候,凌院长很容易就看见了靠在大理石柱子旁边,两眼放空,根本就不知道在想什么的自家小野猫——啊不,应该叫老懒猫了。在有了赵忱和杉杉之后,两个人的感情看起来是没有什么变化的,但总归是分了心给两个小鬼,所以赵公子和凌大少之间的相互照顾就显得有些廉价。


  当然,这里的廉价是指,凌院长需要用一定的劳务来换取赵医生时有时无的关爱,而究其原因,最重要的是赵启平放在杉杉身上的心思太多了;再加上凌远主要管教赵忱,所以两个人难免有些疏忽,而凌远更加不好意思跟自己闺女争宠。


  虽然凌远是这么想的,但赵启平又不一样。赵忱这个小子,虽说老成,可就是因为过分老成吧,所以心理问题也就特别的多。虽然大多数时候赵小忱觉得自己没问题,但凌远不这么想。凌远一直致力于解决青少年,尤其是赵忱这样的,心理健康问题。精不精通是一回事,想不想管又是另一回事,赵忱想不想被管更是不被重视的第三层面。


  所以赵启平一直认为赵忱是一个坑爹的娃。


  而赵忱就会反唇相讥,“你管不住自己老公,怪我咯?”



  不过也多亏了赵医生花样繁出的天性,这近十年来,几乎每个周凌院长都会享受到不一样的约会,新鲜感不降反升。除了赵小忱有时候会接受来自于成人“游戏”的荼毒,凌杉杉倒是被她的小哥哥保护得好好的,心灵纯洁善良得就像是一个小雪人。


  哦,当然,杉杉也是一个……极其与众不同的姑娘。


  举个例子,前几个月将近年关,赵小忱习惯性地打起了自己二位爹爹口袋里钱的主意,说是要给自己妹妹买礼物,凌远眉毛一挑——鬼才相信他是为了杉杉!


  不过看着站在赵忱旁边带着渴望眼神的小妹妹,凌远和赵启平对视一眼,还是无可奈何的答应了赵忱无理的要求。


  只是凌远没想到,赵小忱还真是为了自己的妹妹来挑选礼物的。在商场里走着,杉杉迈着可爱的小碎步在前面走着带路,赵小忱故作深沉的跟在后面,再后面是对自家姑娘走出的迷之路线表示懵逼的二位老爸——毕竟从一楼逛到三楼走过的全部都是男士区,甚至还有一些卖零件儿的地方连凌远这个自称热爱哈雷的酷Boy都没有去过。


  赵医生想拦下杉杉好好谈谈,但凌远拉住了他的手,以目示意否定。


  赵启平无奈,只能继续跟着。


  终于到了第六层,扶梯刚一上来,杉杉突然就欢喜的撒丫子往前跑去。赵启平欣慰的以为她会在芭比或爱莎的玩偶前停下来,没想到这丫头竟然竟然目不转睛的跑过堆积如山的玩具小熊,在漫威手办专区停了下来。


  凌远:“等……等一下……”


  杉杉拿起了黄红相间异常喜庆的钢铁侠手办。


  赵启平:“这个……呃……”


  杉杉对着盒子重重的亲了一口。


  凌赵两人:“……”


  一旁的赵小忱抄着手嫌弃的看了一眼已然石化的二位老爹,怒其不争地叹了口气。



  看着抱着盒子跑过来满心欢喜的凌杉杉,在肉痛的同时,半个儿科医生赵启平还是很专业的蹲下看着小女儿,“杉杉,你……为什么喜欢钢铁侠呀?”


  杉杉娇俏的小脸儿突然就淡淡得红了起来,扭捏了半天才吐出一句话,“因为他是个好人,还有……还有我喜欢小罗伯特唐尼……”


  虽然千算万算也想不到是这个答案,不过赵医生还是在心里给杉杉一个大大的赞。出于对女儿的宠爱,凌远和赵启平十分爽快的买下了手办。


  不知怎么的,赵忱突然就不乐意了,风凉话一茬接着一茬,全部都是数落自己的两个老爸的,“你看看你俩,说是给我找的童养媳,结果偏偏小姑娘脑子里晃荡的全都是洋鬼子……一点也不把我放在眼里……”


  赵启平冷笑一声,抓起赵小忱的后衣领子往上一提溜,“小子,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我压箱底的珍藏版漫画你早就给翻出来了吧……臭小子你给我回来!”


  看着儿子狼狈挣脱后远远的消失在人群中,赵启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有本事今晚别回来!”


  凌远倒是觉得没什么,笑着当和事佬,“前两天我找东西的时候瞟了一眼,还是放得好好的,没有任何损坏,你就放过他吧。”


  赵启平:“哦我的漫画和那些‘小电影’是放在一起的如果你觉得没问题的话我很无所谓啊~”


  凌远:“赵小忱你给我回来!”


  


  6.


  这边凌院长还在航站楼的栏杆边上享受着赵启平带来的赏心悦目的精神洗礼,眼珠子上下打量着,越发觉得赵启平真是好看,自己当初真的是没有挑错人。最重要的是,这人不仅好看,而且安全啊!即使小赵医生性格上有些奔放黄暴,是当初在一起时凌远从来没有预料过的。不过两个人在一起之后,虽然也曾锋芒外露过,但整体上还是容止有礼的。


  现在想来,凌院长有了一种淡淡的忧桑——这不是明摆着的扮猪吃老虎么?


  可凌远被吃的,甘之如饴。


  不过下一秒,在凌远遥遥的目光下,一个颀长潇洒的人影如一阵风般朝着自家赵医生刮来,死死的抱着赵启平,被抱着的人身子一个趔趄,差点没跌倒在地上,更不用说之后热情的贴面礼和勾肩搭背的各种姿势。


  凌远炸了!


  他他他怎么能回应呢?他笑得那么开心是怎么回事?还帮那个人拿行李?这是要走?不是来接我的……在极度的思想斗争中,我们德高望重的凌院还是淡定的拖着重重的行李走向相谈甚欢的两个人。


  那人戴着帽子,金黄色的头发柔软的收在后脑的小髻里,带着没有镜片的眼镜,睫毛长的几乎要从镜框里凸出来。典型欧美人的长相,却带着些亚洲人的柔和色彩。鼻梁高耸,皮肤如雪一般的白,穿着色彩繁杂,却不显得突兀,只会让人觉得这人生活的细致,有一种年轻人的朝气。


  这明显是一个精致的少年,高大,帅气,有活力。加之又是欧美人,被赵启平熏陶得学会胡思乱想的凌院长立马想到了“器大活好”这种不入流的词汇。


  自家老懒猫也开始学会找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了……凌远虎躯一震,嘴上说着不可能不可能,开始检讨起自己,但腿还是默不作声的迈向了年轻人的身后。


  阴翳的眼神盯着少年的后颈,可脸上还是挂着如沐春风般的微笑。此时的凌远要是一只吸血鬼的话,他肯定当时就把年轻人给撕了。许久没剪指甲的手指稳稳的放在了少年肩膀上,轻轻拍了两下。少年慢慢转过身来,本来以为会是一场艰难的理论战,却不想——


  “哦我亲爱的揪九,好久没有煎面了,我好想你啊!”


  少年甫一转身便眼睛一亮,像只大马猴一样窜上了凌远的身。凌院长的腰不太好,不像赵医生那么坚强,这一窜就把他整个压在了地上。幸好有行李做了个缓冲,要不然凌远这条老命今天就交代在这了。


  “闹闹?”


  少年把自己舅舅扑倒之后就自知犯错,自觉的噤了声,几缕头发从帽子的镂空处纠结的钻了出来,乱蓬蓬的,配上闹闹伪装出来的可怜样子,倒真像是一只夹紧了尾巴的小狼犬。


  就像闹闹永远走不出害怕凌远的怪圈。有些时候,食物链就是习惯,是永远不会变的。


  赵启平在一边全然不管,确定了凌远无碍后便没心没肺的笑了起来,也不知道拉自己男人起来。


  凌远只是坐在地上稍稍叹了一口气,就是不舍得数落他。


  所以食物链到底是什么?一个一个箭头所指向的,那都是爱啊。


  


  7.


  其实凌稷言同学,哦,就是闹闹的官方中文名,从德国回来,实在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这几年下来,在将欧洲各国玩了个遍的基础上,在英国美美的尝了一顿哈吉斯。其实这个味道吧,闹闹并不讨厌,虽然样子也是恶心了点。不过在知道它的制作方法之后,立马便让闹闹萌生了回中国洗洗胃的念头。


  凌稷言同学是个行动派,从来就是说一不二,说走就走的主儿。所以下午买了机票,半夜就匆匆忙忙的登上了去北京的航班,正好就赶上了赵启平来接凌远,还差点一不小心把舅舅摔成了个二级伤残。


  既然遇到了,就没有独自出去玩的道理。闹闹把混世魔王的姿态往那里一放,赖上了赵启平就不走了。其实这些年来,凌辰陪同光晖住在德国,很少回国,更不要说凌稷言了。所以对于赵小忱和杉杉来说,闹闹大魔王就是一个活在传说里的人物。


  凌远把闹闹在楼下放了下来,看着闹闹跑远,终于有时间回头看着许久未见的爱人,相视一笑。


  凌稷言同学很是熟门熟路的跑到楼上,摸出藏在盆栽左面第三个叶子下面的备用钥匙,刚一打开门,一个抱着雷神锤子的洋娃娃般的小女孩便攫住了他整个视线。


  “漂亮哥哥,你找谁呀~?”


  女孩眨巴着水润的眼睛,忽然就静静的笑了起来,如同蹁跹的蝴蝶落在待放的花苞上。清风吹过,一瞬间,闹闹好像听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风铃之音。


  赵小忱在杉杉身后漠然瞥了一眼,一边在心里默默呐喊着老子的童养媳真是要没了,一边却又什么也没说,趿拉着拖鞋走到阳台上看风景。


  楼下,一对儿漂亮的孩子在花园的小径上慢慢走着,似乎是感受到了赵忱无聊的视线,生的漂亮的男孩把女孩拉到了自己身后;女孩虽然柔柔弱弱的,站在男孩后面,却仰着精致的小脸蛋儿,直直的和赵小忱对视着。


  电脑上帮会的混战还在继续着,可赵小忱却无心游戏。看着眉眼清冷的男孩儿,顿时觉得有意思极了。


  


  一切都在时间的流逝下默默进行着,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事。


  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明天的故事,有你我在,指定快活。


评论(3)
热度(78)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