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李熏然X关雎尔】沉眠(开篇)

德沃夏克。
或许在以前这并不是关雎尔最欣赏的作曲家,但在音像店惊鸿一瞥之后,这个名字,连同他的音乐,就一直回荡在女孩的脑海中,久久不能散去。
孔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

只是她不知道,这还是一块让不少妖精觊觎的唐僧肉。

德沃夏克。
很长很长的时间里,赵启平的脸,在这个涉世未深的姑娘眼里,变得模糊,可不同的是,越是细微之处,她却记得越加清楚——那个人谈起音乐时,眼神专注而明亮,布满锐利的繁星却又温润而善良;张张合合的嘴唇,湿润得发亮,却又吐出那么多气质而动听的话语。
而关雎尔最喜欢他嘴角微微上翘的弧度,带着些看不透的性感与谜团。

——我第一眼就爱上了一个人,而我……却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关雎尔抱着枕头,看着已经黑屏了的电脑中,自己出神的模样,脸突然一红,抑制不住的挂上了笑容,把自己跌倒在一边的床上。
多愁善感的她长大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开心过,就像是儿时的自己得到了人生中第一份礼物。
出门倒水的樊胜美扭头看见关关这副小蚯蚓一般花痴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现在的小姑娘,怎么动不动就爱傻笑。

只是,爱情这种东西太过现实,来得快,伤心的也快。

她心心念念的赵医生,是她的好邻居,曲筱绡的男朋友。

所以,她下意识的,把自己和曲筱绡作了个比较。而结果其实很简单,关雎尔这种意趣高雅的人其实输不了多少,但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当赵医生眼里早已盛满了曲筱绡的恣意与美艳,不管后者与他是多么志趣相投,总归是慢了一步。

更何况,挖人墙角这种事情,以关雎尔这种患得患失的个性,更加是不敢为之的。

于是,能躲则躲。

但也因为这样,本来就对关雎尔没有什么印象的赵启平,对关关的印象,也就只剩下了曲筱绡的一个……很平凡的邻居罢了。

每个女孩子都是关关,而每个女孩子又都不是关关。因为关关是书里的人物,她可以去很多地方,有很多际遇,有很多改变,也会……认识很多人。

我们都知道上海的繁华,十里洋场,氤氲着纸醉金迷的气息。只是,再华丽的袍子,也免不了一两只虱子的存在。

这天关雎尔刚刚下班,正站在楼前等着安迪的车。前两天她才得知赵启平是曲筱绡的男朋友,正是神情郁郁缓不过来的时候,根本就没注意到悄悄靠近她的小偷,等关关回过神来,钱包没了,小偷早已经跑得无影无踪。

关雎尔简直欲哭无泪。

只是再软的包子也有硬气的时候,人都说情场失意赌场得意,姑娘才“失恋”,根本就忍受不了这双重的打击。想着公安局离自己公司也算近,关雎尔一咬牙一跺脚拒了安迪的接送,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怒气冲冲的进了警察局。

 

警察小哥坐在电脑后面,看不清脸。只能看到他头发梳的高高的,没穿制服,颇有些不靠谱的样子。

但是他的声音,关雎尔不得不承认,真的很好听,很像赵医生,却多了一层温柔与沉稳。

“请你把事情的经过说一下。”

“警察叔叔您好,我正在公司楼下等安迪来接我……”

不管多木讷的姑娘,内心总是会有一些雀跃的小可爱的。

只是话音未落,对面的人却突然咯咯的笑,一边还把头抬了起来,带着笑直视关雎尔:“安迪?姑娘,你是不是还认识一个叫薄靳言的司机?”

一张相似的脸摆在她面前,关雎尔一瞬间变得语塞,为难之下只能夺门而出。

“诶……小姐?”

李熏然站起来呆在原地丈二和尚摸不找头脑,而本应该在这里值班的民警小哥堪堪端着杯热茶走来,“来来来老同学,好不容易你来上海办案子咱们才能聚聚……诶你站着干嘛啊,坐下坐下!”

李警官接过茶杯,不知为何,突然就笑了起来。

评论(25)
热度(66)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