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不闻,口不念,珍之重之,心能恒之。

柳离萱

【旭润】三十三(九)(完结+番外)

高亮:剧中主要角色切黑预警

都黑化了肯定ooc我的

私设多如山

是真的在瞎j8写

**********************************************************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十九、天翻

下凡历劫五十载,等回到天宫时,六界又换了一番景色,而此次,便是真正的六界归一。丹朱看着纵横六界的琉璃仙桥上仙妖来往不绝,听着处处可闻的飘渺仙乐,只叹润玉能力之高,比他那兄长太微也不遑多让。

他的确是被缘机仙子推下人间的,他坠落之前也把缘机拉了下去。但是如今他月老已然回归天界,但缘机还在那人界徜徉。狐狸眨了眨眼,只佩服自己平日里斗嘴斗不过她,现在连死都比缘机死得早。

倒还有几分想她。丹朱摇摇头,推开了姻缘府的大门。

日头西沉,星宿冉冉而上,这一瞬间的昼夜颠倒,残余的光,扫过丹朱的后背,渡过室内那人举着琉璃茶盏的手,杯子里的水光微漾。

丹朱没有任何意外,他关了殿门,袖子一挥,室内便燃起烛火,眼前人的眉目便看得更加清晰——是天帝润玉。

润玉没有说话,只是抬头看着自己这位叔父,手上又置了一杯茶,又扭头看向外面的天色,“夜深了。”

“夜深了。”丹朱笑笑,慢慢走向润玉对面坐下,却是没了平日那股子幼稚之气。

 

有很多故事,只能晚上说。

 

没有人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只是这夜以后,年轻的天帝忽然神体有损,卧病在床,几乎是到了药石无灵的地步,谁也查不出个原因。就这么拖了百年,六界中某些好战分子便又蠢蠢欲动起来。润玉病重,又膝下无子,自旭凤陨落天家年少杰出之辈又青黄不接,润玉也不知犯的什么毛病,在朝堂炸起了一道惊雷——竟要派丹朱领天界众将前去平乱。

一时流言四起,但狐狸却出人意料的得胜归来,并收服了将士军心,狠狠地打了哪些背后嚼人舌头根子的人的脸。

由是丹朱在天界声誉渐高,对比身患有疾,深居简出的润玉,他甚至都算得上半个天帝。直到后来某天,某个不知名的小仙当众辱骂润玉,将他之前的履历拉出来批判了个遍,最后得出他根本没有资格做天帝的结论;而司命星君又将命格簿公诸殿上,言润玉天帝历劫失败,一时众仙喧哗;就在这时,水族、花界、十二生肖各长老更是恰到好处的请命,要求天帝退位,拥立丹朱。润玉喋血于九霄云殿。

至此,丹朱天定之命成,成功的登上了天帝之位。

 

二十、地覆

花界。

锦觅特意将水镜收拾出来,让润玉在这里养伤。

正是白日,邝露无事,便扶着润玉到外面来晒晒太阳。润玉劝她回璇玑宫多休息,可邝露就是不肯,润玉也拿她无可奈何,只是眯着眼看天上的那一轮火球,感叹道这卯日星君的大公鸡真是个好东西。

邝露听了便笑,说那是金乌啊金乌,卯日星君自己才是只大公鸡呢。想了想又说那金乌脾气臭又不好玩,摸它又烫手,哪里是什么好宝贝。

润玉也笑,说那金乌自然是个好东西,人间万物靠它滋长,连我这蚀血剥骨的苦命神仙也得靠着它吸些阳气,不然可就真废了。

小姑娘见润玉笑中的难受,心里也酸涩疼得紧,却也只是更用力的扶着他,一边往花草深处走去,一边也转移注意力似的问道:“殿下,你真的没有做天帝的资格吗?那为何你上位那些年上天没有任何示警?”

润玉没有正面回答,只是问邝露还记不记得他当初为了保全水族同胞被天后荼姚惩罚的事情,邝露点点头,润玉接着道:“欲身登天帝之位,必要受三万道天雷劈身之苦,荼姚那般对我,也不过是弄巧成拙,我受住了,也意外提早升了我的神格”,他想了想,似是知道邝露接下来要问什么,便又接着说了起来,“既然命格已成,司命那本命格簿上的劫难,与我做不做天帝本不相干,只是欠了别人一个情债要还。之前你担心我去找了那老狐狸,倒正好称了他的意,利用这劫数来蒙骗我,让我下凡,想趁机杀了我。”

邝露气极,撅起嘴来数落他,“他之前就不喜欢你,故意亲近二殿下冷落你,让你对天后荼姚一脉产生嫌隙,还故意去拉二殿下和锦觅上仙的红线,让你误会,他现在还想杀了你!那你还对他那么好,帮他演了几百年的戏,把天帝之位送给他?”

知道这小仙子在替自己鸣不平,虽是好意,只是这连珠炮似的蹦出来,润玉觉得自己真是招架不住,连连安抚,“罢了罢了,消消气。他要真想让死,又何必把我下凡转世为允慈的事情透给旭凤和彦佑?我前有司命,中有旭凤,后又有彦佑保护……他还是心软了的。只是再说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

好好的?听了这三个字,邝露更是来气,“自受罚之后你身体本就不大康健,如今又为了脱离陨丹,白白受了这蚀血剥骨之痛,到现在也没见好转,难道不是他害的!”

润玉听了也只是摆摆手,“说到底我还要谢谢他,如果不是他给的法子,我怕是要真的一辈子无欲无求——还不如剃了这头发,到西天梵境天如来佛祖座下修行去。”

邝露想象了一下,没忍住低头偷笑。

润玉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无奈的拿起一旁的树枝敲了敲她的头。

 

清风袭过,三千落花满目。

润玉又想起丹朱给他讲的那个故事——

很久很久以前,一位颇有权势的父亲生了三个儿子。大儿子身为嫡子,有经天纬地之能,乃是千古难寻的一代奇才;二儿子与大儿子乃是一母所出,虽说也是才华横溢,只是与他那大哥相比,便稍稍显得有些单薄;三儿子却是一个私生子,但他自小受大哥宠爱,嫡母也从未有过为难之举,故而一直都是少年心性,幼稚顽劣。很长一段时间,这一家五口倒也算是其乐融融,平安无事。

直到有一天,小儿子无意中看见二哥将大哥约出来,他躲在暗中,眼睁睁的看着二哥将剑插入他最爱的大哥身体中。似是心有灵犀一般,临死之前大哥的脸朝向弟弟藏身的方向,悄悄的用唇警示他:快走,快,走。

从那以后,二儿子继承了父亲的权势,小儿子也装傻充愣,越加天真、顽劣不堪,但他一直想着找机会为大哥报仇,所以……

“所以,你就利用了我?”润玉蹙眉,“不管灵火珠还是鼠仙作乱,都是你祸水东引,想要激我,借我扳倒荼姚的势利?”

丹朱不置可否,只是倾身向前道:“你之前太过清冷,什么事都自己受着,不逼着你,你永远也不知道什么是争,我只是见不得有人不思进取,还倍受欺负罢了。只是你娘的事情……我也没料到荼姚会做得那么绝……”

倒是帮了他一个大忙。自簌离死后,这六界就变了天。

“那我在下界历劫时,你为何又要杀我?”

正低头喝着茶的丹朱抬头瞟了润玉一眼,“你只是把你那老父亲流放了,却没有杀他,我怎么可能顺心?再者说来,你不是也已经报复过我了?”

今时安于现世,明日身登青云。

润玉扶额,这倒是抬举他了。其实他发现的没那么早,那时他命缘机仙子将月老送下轮回,也不过是怕他坏了自己进攻魔界的大事。

只是没想到这老头子倒是个记仇的。

 

然后便是相坐无语。

 

良久,润玉张了口,叔父,不管是对于我,对于旭凤,或者是对于锦觅,你内心一定很歉疚吧?

见丹朱眉毛蹙起,润玉继续道:“那我们不妨做一个交易。”

我厌倦了这三十三重天的禁锢,我不愿意变成太微那般的寡情绝义之人,我不想一生都这么荒废下去,倒不如你去做那天帝,生杀大权全在你手,太微也任你处置,而你只需告诉我解除陨丹之法,不管之前有什么,我们都一笔勾销,如何?

润玉也是最近才想明白,这世间关于风月情爱之事,包括陨丹,怎会有月下老人不明白的东西。

只是装疯卖傻,不说便是了。

天帝本已死了的心突然猛烈地跳动起来。

 

锦觅还好说,只要将完整的陨丹取出便可,而润玉……

丹朱其实怕润玉受不了解除陨丹时的那长达百日的苦楚。但看着润玉认真的目光,他还是点了点头。

 

 

一切都过去了。

回过神来,润玉抬起手,看着手腕上一簇若现若现闪着光芒的红线,摸着自己不安分的心跳,这才慢慢的笑了。

望着下界衡山的方向,他道,“旭凤,我亦思念你。”

 

【END】

****************************^V^******************************

番外·秘密

 

阿毛有一个秘密,一个与谁说谁都不信的秘密。

阿毛是衡山附近的打柴人。

衡山有狼,他小时候上山捡柴火的时候差点被狼叼走,是一位神仙从天而降救了他。

那神仙长得真是……阿毛没上过学,在他的认知里就只有“好看”两字能形容这位神仙的美貌。那时候阿毛受了伤,颇有些失血过多快要翘辫子的架势,那神仙摸遍全身也没找出一粒药丸。阿毛幽怨,翻着白眼觉得自己是真的要死了,却不想那神仙把他领子一提,像拎小鸡仔一样带到了山林更深处的一座临水竹楼。

楼边是一架水车,翻滚着向空中扬起点点晶莹的水花,夏宜急雨,有瀑布声;冬宜密雪,有碎玉声,正是逍遥之所在。

于是阿毛目瞪口呆的张着嘴巴,眼神呆滞的盯着另外一位白衣飘飘的好看神仙来给他疗伤煎药。

 

这会儿子润玉仙体刚刚修复好,还带着些反复的病灶。本来邝露是想过两天陪润玉一同下来找旭凤的,但无奈相思心切,润玉也是头一回觉着自己那么不稳重。

却不想寻到那人之后,那人倒是没给他好脸色,连着几天都没好好说一句话,润玉也只有摇头叹气的份儿。虽说是这般,但夜里唯一的竹床倒是给润玉睡着,旭凤自己在外间打地铺;每天的吃食,不用润玉多言,也是旭凤自己主动准备着。

邝露值夜的时候有时会跑下来送些丹药,见他二人这般,倒是笑得开心。

润玉又拿起笔去敲邝露的额头,邝露边笑边挡,在一旁的旭凤眼里,倒多了几分调情的意味。于是更加气急,一头扎进山林里撒癔症去。

邝露笑得更欢了。

 

一夜过去,却不知道为何,回来倒是回来了,又带回来一拖油瓶。

 

旭凤倚在门边,看着煎药的润玉,止不住的皱眉头,嘴张了又合,合了又张;润玉余光瞥见他这样,也不理他,只是轻声软语的,对着凡人的小孩笑的也温润,直叫人看得小鹿乱撞。

旭凤终于张开了嘴,“何曾见你这般对过我……”

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细不可闻,如果不是润玉特意集中着精力,怕是什么也听不见。他安排那小孩躺下,叮嘱他好好睡一觉,到门边拉着旭凤就走了出去。

旭凤其实还是想继续拉着脸的,奈何两手一牵,下意识地十指相扣,倒是让他破了功笑出声来。

 

其实两人说话的声音很小,只是林子里静,而小孩儿对声音也很敏感,阿毛听着窗外咕哝的声音突然停下,一时也有些好奇。扒着窗子朝外面一看,只见——

黑衣神仙把白衣神仙压在树上嘴对着嘴亲嘴儿!

阿毛的世界观一时受到了冲击——他们神仙都是这样的吗?

 

天界虽是百年,但在下界已是万年,万年没碰润玉,旭凤一时急躁得紧,只想把他拆吃入腹,不留一点渣子,突然又想到他的身体,便放轻了手上的重量,只是紧紧的抱着他,吻他。

怀里那人的唇被折腾得鲜亮红肿,润玉还是觉得自己被紧紧揽着的腰也快被勒断了,他推了推旭凤,在他耳边道,“你带回来那孩子看着呢。”

旭凤身体一僵。

 

阿毛只觉得周身一冷,下一秒他就被踢出了山林,从天而降落到他爹怀里。

“爹!”

“阿毛!”

父子两喜极而泣。

至于那俩神仙——小阿毛吸吸鼻子——那么没有道德的神仙,谁管他们在干什么呢!

 

其实后来阿毛又见过那两人很多次,不管是上山打柴偶然遇见,又或是投奔亲戚后在其他州府看见那两人在茶楼喝茶,戏楼听曲儿,他其实都很想上前去打个招呼,再感谢他们一下,却都没有成功。

他还是有些敬畏的,怕亵渎了那些不老的神灵。

他也经常给别人讲那个秘密,说是秘密,但讲出来就不是秘密了,不是秘密的秘密是什么呢?那是谎言。为了证明自己,阿毛就撸起袖子给别人看自己完好的右臂,想证明自己被神仙医好之后连个疤也没有留。这时候听故事的人就嘘他,说老阿毛你不仅骗我们你见过神仙,连你遇到过狼也是假的哦!

老阿毛就气愤地用拐杖杵着地,说着不信拉倒,下次再也不讲了。

可他老了,记性不好,下次还是会再讲。

 

这其中真假,也只有客官您自己来评断了。

 

这世间没有长久,只有他与他长留。

真·END

*********************************

讲真bug非常多,但最近比较忙也没法修就这样了

关于凡间的时间线问题,其实最有bug的就是允慈死了,在寒山寺坐化了,只是他一直在后山修行,因为他有命令,所以寺里的人都没有声张,小沙弥不知道也情有可原。元神归位的时候也就是旭凤和璇玑在温泉里那啥的时候,毕竟只有完全的润玉才能化出龙尾嘛(咳咳,然后润玉故意施了个障眼法,让旭凤还是只能认出那一魂一魄,然后想借着人间放纵一把,然后回去干大事

↑这里其实真的非常非常的乱

讲真*2,几个人物的关系还是没有处理清楚,我以后有灵感再慢慢修

好啦  ·fin·

评论(25)
热度(842)

© 柳离萱 | Powered by LOFTER